【惇云】相伴

现pa

OOC OOC OOC
————————————————

世界上最幸福的事,大概就是在工作日也能睡到自然醒了吧。
赵云半睡半醒间这么想着。

卧室的门被推开,又轻轻的合上。来人做到床边,像是嗤笑了一声,伸手拨弄了一下赵云睡飞了的几缕头发。
赵云察觉到后皱了皱眉,又往被子里缩了缩。
床边的重量一轻,赵云知道他是起来了,接着便是拉开窗帘的声音。外面太阳早就爬的老高,阳光争先恐后的洒了进来。
纵使赵云再不愿意,被这阳光照的也不得不起床了。等他磨磨蹭蹭地从床上爬了起来,揉着惺忪的睡眼环视了一下房间,那人已经出去了。

赵云趿拉着拖鞋拉开了卧室的门,屋子里只听得到洗衣机运作的声音。
“醒的好早,你。”赵云挪到了厕所门口,边说边打了一个哈欠。
“哈哈,”夏侯惇笑了两声。他洗着袜子,抽出手来在水管下把泡沫冲掉,又从旁边的架子上拿了赵云的牙杯,接好水给赵云递了过去。“你把俺的被子都卷走了,冻醒了自然就睡不着了。”
夏侯惇起得早其实主要还是作息习惯的问题。他打着赤膊,赵云挤了牙膏瞥见他背部肌肉上的几道红痕,觉得脸上一热,便叼着牙刷出了厕所,回卧室开窗通风去了。

夏侯惇难得从部队回来,赵云请了年假在家陪他。
夏侯惇虽然算不上什么大官,但是在部队也算半个老兵,是个小头头。有时用兵忙了,春节都未必能回来。虽然两人常打电话,夏侯惇不忙的时候还能视频一下,但是距离总是在的,架不住两个人的日思夜想。所以两人格外珍惜每次的相聚。
哪怕什么都不做,两个人窝在家里都是幸福的。

“早餐想吃什么?”夏侯惇把袜子晾好后回来问赵云,赵云正拿着毛巾擦脸,从镜子里看他。
“不吃了吧。”赵云说。“都十点半了。”
夏侯惇从后面抱住了他,下巴搁在他的肩上,说:“是不是俺不在家,子龙都不晓得好好吃饭。”
“有吃有吃。”找云应的敷衍,但是看见夏侯惇莫名严肃的表情,还是很小声的说了一句:“至少有吃面包……”

冰箱里最后两个鸡蛋贡献了出来,夏侯惇不知怎么从塞满了雪糕的冷藏格里翻到了赵云公司老早发的现在都快要过期了的培根,现在它们正在平底锅上发出“嘶嘶”的响声。
赵云在听到“叮——”的一声后跑到面包机前,倒着手把面包片捡了出来,坐到桌边一边用勺子抹果酱一边吮着被烫到的指尖。夏侯惇关好天然气和抽油烟机,端着两个白瓷盘从厨房出来,赵云见状要伸手去接,夏侯惇倒了个手,把另一个盘子给他。
“这个是糖心的。”夏侯惇说。
赵云喜滋滋的接过来,然后把白面包片推过去。夏侯惇不喜欢吃果酱。

“吃完饭去趟超市吧?”夏侯惇嚼着东西含糊不清的说着。“看你冰箱都空了。”
赵云用筷子戳开了蛋白,让里面的蛋液流出来,夹起培根沾了沾然后放进嘴里,眼睛都眯了起来,这才说:“好啊。”
赵云确实很久没有好好吃早饭了,每天为了多睡一会,早饭基本都是在小区门口买,在地铁上解决,这样悠哉悠哉吃东西机会实在太难得了。见赵云吃的开心,夏侯惇也不禁弯了嘴角。
夏侯惇吃完盘子里的东西后,三两口解决了面包,端着盘子进了厨房。
“你放水池就行了,一会我洗。”赵云歪着头冲厨房喊。
“你先吃完再说。”夏侯惇说着打开了水龙头。

等赵云刷完盘子出来,夏侯惇已经在门口穿鞋了。赵云急急忙忙跑回卧室换衣服,在白T恤和一件浅蓝衬衫间犹豫了一下,选了后者。戴手表的时候看了一眼,大概是不用吃午饭了。
“别着急。”夏侯惇看着蹲在跟前系鞋带的赵云说。鞋带被他系的七扭八歪,估计走不了几步就开了。
赵云起身的后,夏侯惇“哎”了一声,又蹲了下去,把鞋带拆了。平常在部队他常打隐扣结,但是出于习惯,蝴蝶结也打的十分严谨。打好后拉了拉两头让它们一般长,又使劲扥了扥好让结更结实。
赵云盯着夏侯惇头顶的发旋发呆,等夏侯惇再起身的时候,赵云捧住他的脸,飞快的在他嘴角亲了一下,然后若无其事的帮他整了整外套和领子,从鞋柜上抓了钥匙和手机,说:“走吧。”
夏侯惇看着出了门的赵云摸了摸嘴角,意味不明的笑了笑,等电梯的时候,趁赵云不注意,把他搂过来在脸上落下一吻。赵云愣了一下,随即拍开他红着脸进了电梯,夏侯惇挠了挠头,赶忙跟了上去。
“怎么去?”夏侯惇见他摁了一楼,随口一问。

“上来。”赵云说着拍了拍电动车的后座。
“你行吗?”看着赵云摆出一副骑哈雷的架势,夏侯惇忍不住“噗嗤”笑了一声。还没等赵云回他,就把赵云拉了下来,说:“俺来吧,你歇着。”
夏侯惇插上了钥匙,把赵云的胳膊环在自己腰上,说:“帮俺压着点,外套兜风。”
赵云心想,活该你不拉拉链,兜风你好好穿衣服啊。想归想,赵云还是乖乖搂住了夏侯惇。

“你有什么想吃的东西吗?”赵云找了个推车,夏侯惇跟他一起推着。
夏侯惇想了想,笑着说:“糖醋排骨?要不可乐鸡翅?”
“当我没问。”赵云无奈,夏侯惇说的分明说的就是自己想吃的东西。

夏侯惇看着赵云拿着夹子拨弄着冰柜里的排骨,左挑右挑,捡了块瘦肉多的小排,递给售货员去切。之后两人又从冰柜拿了袋装鸡翅,赵云跑到水产区买了条鳜鱼,夏侯惇摸着鼻子笑了笑,他知道赵云不怎么吃鱼。
赵云去拿了瓶可乐,回来就看见夏侯惇在往购物车里放菠菜。赵云如临大敌的冲上前去,一把夺过,说:“我不要吃菠菜。”
夏侯惇知道赵云挑食,便哄他说:“回去做鸡蛋汤,切碎了放一点进去行不?多少吃点菜。”就差加一个“乖”了。
赵云听完,尽管依旧撇着嘴,但是还是把那把菠菜放回了推车里。

结过账后,夏侯惇倚在推车上看着赵云核对小票。赵云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卷着长长的账单,另一只手在纸上划拉着;衬衫袖子被他卷了一节上去,露出白净的小手臂,赵云今天带着一块黑色的石英表,衬得腕骨更加鲜明。纤长的睫毛在他眼睑处打下一片阴影,稍长的刘海扫的他有些不舒服,被他捻了捻拨到一边。
这一系列动作赵云并无自觉,但是在夏侯惇眼里,这些就好看出了境界。时不时的会有路过的小女生多看赵云几眼。夏侯惇顺着一个目光寻去,最后跟刚才给他俩结账的销售员对上了眼,两个人视线撞在了一起,那个女生尴尬的收回目光,赶紧转了头。
“子龙,”夏侯惇忍不住叫他。“咱走吧。”
赵云点了点头,把小票塞进购物袋里,全然闻不见夏侯惇的醋味。
“去吃点东西吗。”夏侯惇问。
“不饿。”赵云实话实说,午饭他也没打算吃。
夏侯惇不知哪根筋搭错了,伸手摸了一把赵云的腰,贼兮兮地凑到赵云耳朵边说:‘还是多吃点好,昨天晚上摸着子龙瘦了不少。’
赵云脸皮薄,炸毛一样跳开,红了耳根,抿着嘴不知道说夏侯惇什么好。
夏侯惇别过头去笑了几声,又把赵云揽了回来。

赵云拿夏侯惇的流氓行径没办法,坐在电动车后座上,愤愤的吃着炸鸡。
然后被灌了一嘴风。

到了楼下,赵云跟夏侯惇一人拉着购物袋的一边把东西拎上了楼,赵云觉得这简直幼稚死了。
但是做人要有童心。

“你要不要去睡一会?早上起得那么早。”赵云翻着袋子规整东西。零食放进客厅的壁橱里,鸡翅和鱼今天要吃放进冷藏,排骨冻了起来,其他的杂物都丢到客房的柜子里去。
“你不睡吗?”夏侯惇站在卧室门口看着他在各个屋子间钻来钻去。
“我不困啊。”赵云抖了抖袋子,顺手折好放在桌子上。
“可是子龙不陪着俺睡不着。”夏侯惇语气里还带了点委屈巴巴的意味。
赵云好笑的抱臂看他,本来想反驳他在部队也没这毛病,但是看着夏侯惇脸上明显是装出来的表情,还是心软了下来。
“好吧。你去把空调开开。”赵云说。
“得咧。”

夏侯惇这一觉睡得格外沉。大概是身边有人陪的过。
一觉醒来,太阳已经到了西边。旁边的位置已经被空调吹凉了。床头的表显示的是五点半,他打了个哈欠,摸着遥控器把空调关了,掀开被子翻身下床。
一打开门,夏侯惇就闻见了满屋子的饭香。

赵云忙着处理那条鱼,连夏侯惇站到他身后都不知道。
刀面横着将鱼划开,将中间的鱼骨剃下丢到一旁,略划花刀,然后将鱼肉放进放进配好的调料中。
“做啥呢?”
夏侯惇突然出声瞎了赵云一跳,本来要扔进垃圾桶的鱼骨被他手滑掉到了地上。
“你过来不知道吱一声。”赵云不搭理他,把鱼刺捡起来丢掉,然后打开了另一个燃气灶做卤料。
夏侯惇一只手撑在门上看着赵云忙来忙去,问:“要帮忙吗?”
“不用。”赵云说着从锅里舀了点卤汁,吹了吹递到夏侯惇嘴边。
夏侯惇低头抿了一口,吧唧吧唧嘴,说:“淡。”
“你口重。”赵云说着又舀了半勺盐撒进去。“坐着去吧,看看米饭跳了没有,跳了再摁一下。”
夏侯惇便听话的出了厨房。

赵云做了方腊鱼给夏侯惇。鳜鱼肉细腻,过油略炸过,因为被腌渍过咸鲜香嫩,再加上番茄卤汁,酸甜口十分下饭,旁边再有炸过的青虾围配,全是夏侯惇喜欢的。
赵云不喜吃鱼,一半是因为麻烦,一半是不喜欢鱼腥味。但是因为夏侯惇喜欢,赵云便对着菜谱一点一点学着给他做,虽然也有赵云难以下咽的时候,但好在赵云聪明,学啥都快,不久就做的有模有样。
赵云夹了一小口,放进嘴里抿抿。点了点头。
“还行,不难吃。”赵云这么说着,脸上的笑分明是很满意的样子。“全是你的了,不许剩。”
夏侯惇笑笑,说:“不够吃你还给加不?”
赵云夹了一大块鱼肉放进他碗里,“先吃完再说吧你。”
夏侯惇在吃饭的间隙抬头看了正在认真拆鸡翅的赵云一眼,会心一笑。
大概这就是自己想要的,所谓的生活吧。

赵云抬头的时候正好看见傻笑的夏侯惇,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赵云跟夏侯惇一直约好了,一个人做饭,另一个人就要负责刷碗。
所以赵云先洗完澡后,夏侯惇才得空去洗。
夏侯惇顶着毛巾从浴室出来的时候,赵云正盘着腿坐在沙发上剪指甲,电视里放着不知哪个台的偶像剧。
“说了多少次了,头发要擦干,感冒了怎么办。”夏侯惇说着把自己头上的毛巾扯了下来,裹住赵云还在滴水的脑袋,细细擦了起来。
差不多干了的时候赵云晃了晃头,从夏侯惇的手下逃了出来,随手换了个新闻台,转头继续专心致志的剪指甲。
等赵云剪完后,夏侯惇从小盒子里拿出锉刀,一个手指一个手指的帮他磨好,又吹了吹。
“子龙,俺想跟你商量个事。”夏侯惇将赵云的手攥住。
“你说。”夏侯惇难得这么正经,赵云也不由得的认真起来。
夏侯惇轻轻捏着赵云的指节,说:“我打算转业了。”
赵云愣了一阵,钩住了夏侯惇的手,问:“你认真的?”
“就国庆完了,俺就回来。”夏侯惇看着赵云的眼睛说。“俺跟部队商量的差不多了,回来大概就在市机关了。俺在部队待得够久了,也不打算往上升,该把位置让给后面的小伙子们了。”

“主要是,俺想回来跟你过日子了。”见赵云低着头没反应,夏侯惇还是把这句话说了出来。
哪知赵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捂着嘴,肩膀止不住的一直抖。
夏侯惇被他这一下搞得窘迫的不行,本来挺好的氛围说没就没,装模作样的咳了一声。
“说正经的呢。严肃点。”
赵云笑得眼睛都红了,歪着头想了想,说:“看来我得收拾收拾衣柜了?”
夏侯惇揽住他:“把你自己收拾好就行。”说着把赵云的手又攥紧了些,轻轻摩挲着。

“你把指甲剪这么短干什么?”夏侯惇刚才帮他修的时候就想问。
赵云把眼神别开,犹豫了一下,小声嘟囔:“我看划得你挺疼吧……”
夏侯惇是万万没想到这个理由。反应过来后,大笑了几声,半扛半抱的把赵云弄进了卧室,不顾赵云的挣扎欺身而上,脸上的笑也流氓了几分。
“我看看这样还会疼吗。”说罢就吻住了赵云。

电视机还在客厅孤独的播着晚间新闻。

评论(15)
热度(96)

花重鸣碎

©花重鸣碎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