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惇云】乡情怯(一)

现代paro

竹马+骨科设定

城里长大的子龙和村里长大的惇惇

ooc ooc ooc

写给亲爱的阿眠

——————————————

随着“咣当”一声,车身猛地晃动了一下,紧接着便是放气和开车厢门的声音。

赵云被这一下晃醒了,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才发现自己倚着车厢睡着了。几个乘客拎着编织袋一样的行李下了车,又有几个人急急忙忙的赶了上来,这是个过路站,火车不会停太久。

赵云记不清这辆车路线上县市的名字,看了眼表,估了估时间,想着下站应该就到了。他不敢再睡,把身前的包又抱紧了些,望着窗外发呆。

站台上立的牌子写的是他没记住的县名,外面虽然蓝天白云,但还是觉得黄仆仆的,像是一切都蒙上了一层土。

一个不知道几线的小县城,就像赵云的老家。

 

他已经有三四年没有回去过了。

 

赵云自小是从城市里张大的。

母亲是市里人,父亲当兵回来也转业在了市里。但是赵云寒暑假甚至国庆都会在老家过,所以对老家感情很深。自从奶奶去世了后,赵云的父母便很少带他回去了,有时只有过年才会回去陪爷爷,而等爷爷也走了,赵云就再也没回去过。

加上赵云父亲的几个兄长因为家产的事儿产生了分歧,赵云家渐渐也就跟老家那边疏远了。赵云想回,却也因为学业抽不出时间来。

 

赵云终于高考完,就做了打算要回来。

他与父母打了声招呼,简单的装了些生活用品和换洗衣物,买了张不到二十块的车票,坐上了绿皮车,晃晃悠悠了四五个小时,回到了这里。

赵云出了火车站,站在火车站门口的高地上环视了一圈,决定还是先去前面的路口找车。

 

下了火车站的台阶,就有一个常年不散的集,人车混行,叫卖声夹杂着鸣笛声不断。赵云穿梭在当中,想着空着手回去也不太好,就在路边随便买了些水果,正好破开了钱一会儿租车用。

路口有不少面包车,都是拉客的。赵云老家经济还比较落后,交通并不发达,去村里还是要靠这种接私活的车。

赵云背着包在路口转悠了好久,一个蹲在马路牙子上的男人叼着烟卷喊他,他走上前去听了半天,才明白那人是问他要不要坐车,坐车去哪?

“魏屯。”赵云说。

那人打量了赵云一下,丢了烟,用脚碾了几下,拍拍裤腿起来,说“八十”。

“这么贵?”赵云下意识的问了句,其实他也不知道应该多少钱。

哪知道旁边几个接活的笑了起来。

“上魏屯去?六十!走不?”

“五十!”

一开始那男人气急败坏的回头:“净点子逼话,五十你拉!”

赵云一脸尴尬的站在那,刚想着还是换个地儿吧,那男人又说:“六十,最少。”

最后达成协议,五十五。代价是赵云又等了快半小时,跟别人拼了车。

 

等赵云到了村口将近七点,天已经暗了不少。村里胡同是没有路灯的,加上晚上又少有人走动,怕人的很。赵云自觉加快了脚步,七拐八拐,凭着记忆找到了目的地。

还未等赵云登门,一盆脏水就“哗啦”泼了出来。

要不是赵云退得快,估计他这身衣服是要换了。

 

“哎哎,没弄你身上吧?”泼水的那人注意到他在旁边,有些紧张的喊他。

 

赵云回来,什么童年,什么情怀,全都是借口,他就是想回来见个人。

 

“元让哥!”赵云开心地叫那人。

那人愣了几秒,赶紧把盆丢到一边几步上前来看。

“子龙?真是你?咋回来也不跟俺说一声。”夏侯惇语气中满是惊喜。拉着他把他从头到脚好好看了一番。

“我跟姑说了,她没告诉你?”

“没。”夏侯惇伸手去接赵云手里的东西,一袋是粉乎乎的大水蜜桃。“你回来就回来呗,还买啥东西。”

“我记得哥喜欢吃桃子。”赵云跟着夏侯惇进了门。“总不好空着手回来。”

夏侯惇把他领进屋,东西随手扔在炕上,“你都跟谁学的。”

赵云把包放在桌子上,也不说啥就是笑。

 

打小就是姑姑最疼赵云,虽然离爷爷奶奶家有些远,但是赵云一看过两位老人就吵着要来这边,一住就是一个假期。

除了姑姑疼他,另一个主要原因,是在这边他有陪他玩的人,那个人就是夏侯惇。

夏侯惇是他姑姑的儿子,元让是家里平常叫他的名。

他大赵云四岁,打赵云学会跑开始就带着赵云玩。夏侯惇给赵云上村头的大槐树掏过鸟窝,爬村后土山的野林子摘过枣,带着他去河沟沟里捞过蝌蚪,走哪玩赵云都跟着。

赵云从小就长得好看,白白净净的,跟他们那些村里的野孩子完全不一样。夏侯惇也是打心眼里疼他这个宝贝弟弟,什么好的都给他留着,吃鸡留下鸡腿,吃鱼留下鱼头,就连夏天平常没人舍得吃的盒装冰激凌,夏侯惇都愿意买给他;加上夏侯惇堪称村中孩子一霸,有他罩着,也没人敢欺负赵云。

赵云年纪小,啥也不懂,但是知道夏侯惇对他好,成天就跟在夏侯惇屁股后面“元让哥哥,元让哥哥”的叫,也不见他跟别的孩子玩。

那会儿大人们还开玩笑,说子龙要是个小姑娘,长大后准嫁给你。夏侯惇忙着给赵云分桃,费了点劲掰开后给了他没核的那一半,说子龙要是乐意,男娃子俺也娶他。大人们哄笑作一团,赵云眨巴着眼啃桃子,全然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赵云跟夏侯惇亲近,就是在赵云不愿意搭理人的那个年纪,也没什么影响,夏侯惇塞的一块酥糖吃完,就化了那点别扭。

 

“俺记得上次见你你才这么不拉点。”夏侯惇说着在胸口比划了一下。

“明明已经到下巴了。”赵云驳他。

“呵,还不信。”夏侯惇拍了赵云一巴掌。“现在站直了你也没俺高。”

“不信,你站直了。”

夏侯惇煞有其事的站直了,赵云立马凑过来又比划了一下,可惜才到夏侯惇鼻梁。

夏侯惇刚想笑他,赵云正好抬头,两个人的视线撞了个正着。

 

赵云和夏侯惇几乎贴在一起,他甚至感觉到夏侯惇的鼻息。

两人后知后觉,像被烫到了一样赶紧分开。空气就这么安静了下来,只听到墙上的挂钟“滴答滴答”的走着。

“咳。”夏侯惇假咳了一声,刚想说些什么来缓解下气氛,院子里就传来了电动车的声音。

夏侯惇愣了一下,赶忙说:“肯定俺妈回来了。”然后逃似的出了屋。

赵云站在原地摸了摸有些发烫的耳朵,听着夏侯惇在屋外的说话声,心中不知怎地,有些空空落落的失望感。

评论(14)
热度(69)

花重鸣碎

©花重鸣碎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