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惇云】乡情怯(二)

前文戳头

竹马骨科设定

OOC OOC OOC
——————————————

“哈,子龙长高了啊!”赵云的姑姑一进门,看见赵云也是高兴的很,拉着赵云的手上上下下看了好几遍。“长成大孩子了啊。”

赵云冲姑姑姑父打完招呼,点了点头,说:“好几年没见姑姑了,年年都想。”

赵云的姑姑笑了起来,开玩笑的说:“想我做啥,你要是说想你哥我还信。”

“也想。”说着抬头看了夏侯惇一眼。

夏侯惇大概还在为刚才的尴尬不自在,不敢去看赵云,赶紧把话题岔开。

“妈你快去做饭吧,子龙坐了一下午车肯定早饿了。”

“哎呀,你看我这记性。”赵云的姑姑一拍手。“本来说今儿个早点早点回来的,结果电动车坏到半道儿上了,我跟你小叔鼓捣半天。”

“你就不知道先熬上饭。”赵云的姑姑又回头数落夏侯惇。

“你没告诉俺子龙要来啊。夏侯惇倒觉得自己委屈。”

赵云赶紧说:“我还不饿,不着急。”

赵云的姑父伸手攥了攥赵云的胳膊,说:“子龙吃饭是不是不行啊,这么瘦,你瞅你哥。”

“你哥成天也不干活,就知道吃吃玩玩,可不壮实。”

“俺今儿不是去供销社帮忙了吗,咋就不干活了?”夏侯惇气呼呼地说。

赵云见他那副较真的样子忍不住笑出了声。

 

晚饭做好的时候已经不早了。

赵云帮忙摆着碗筷,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姑姑聊着天。

“子龙现在搞对象了呗?”

赵云被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夏侯惇正好剥完蒜从屋外进来。

“妈你咋又问这种事儿?”夏侯惇把蒜放在案板上,赵云还没说话他就忍不住说了一句。

“问问咋了?我还没说你呢。”

“还没,我没这心儿。”赵云笑笑。“我哥咋了?”

“嗨,都二十多的人了,一点都不把这事儿放在心上,给他说个姑娘他也不,成天脑子里也不知道装的啥。”赵云的姑姑一边翻着锅里的菜一边数落夏侯惇。“你看人家老曹家,老大跟你差不多大,人爹妈都抱上孙子了。”

夏侯惇听着,把蒜拍的震天响,随手丢进锅里,然后一脸不耐烦的又出了门。

“你上哪去?要吃饭了!拿个盘过来!”赵云姑姑冲着门外喊。

赵云见状赶紧从橱里拿了个白瓷盘递过去,说了句“我去看看”也跟着出门了。

 

其实夏侯惇哪也没去,就蹲在大门当中,叼了根没点着的烟,也不知道在想啥。

“哥?”赵云叫了一声,夏侯惇没应,他也就蹲在了旁边。

村里树少,跟赵云家那边不一样,就算是晚上也不怎么能听见知了声。天上云少,晚风吹着凉快的很,其中还有丝丝蛐蛐儿的叫声。

两人安安静静吹了会儿风,赵云正想着要不要直接拉夏侯惇回去吃饭,夏侯惇叹了口气,说:“最烦俺妈说这个。”

“姑也是为了你好。”赵云宽慰道。“哥你也不小了,不结婚我姑肯定着急啊。”

夏侯惇又不说话了,把烟从嘴上拿下来,转过头看着赵云。

“你想俺结婚?”

赵云被问住了,看着夏侯惇的眼睛一时不知道答什么,支支吾吾,最后低下了头去。夏侯惇见状也不再追问他,把烟装好塞进兜里,伸出手在他脑袋上揉了一把,然后站起身。

“走吧,吃饭去。”

“嗯……”赵云点点头,跟着夏侯惇起身。

因为蹲的时间有些长,赵云起来的时候踉跄了一下,夏侯惇赶紧去扶,看着倒是像夏侯惇把他楼进了怀里。但是还不到一秒,夏侯惇就松开了他。

“没事吧?”夏侯惇问。

“没事,脚麻了而已。”赵云老老实实回答,扶着夏侯惇的胳膊活动了一下脚踝。

“瞅你身子骨弱的。”夏侯惇笑话他。“才蹲多一会儿就脚麻成这样,跟女孩子家家似的。”

“我不就是没你壮实,哪有那么夸张。”赵云小声嘟囔着。

夏侯惇自然是听见了,哈哈笑了几声松开了他,自顾向屋里走去。赵云跟在他后面,脑子里全是他刚才说过的话。

赵云抿了抿嘴,暗自对自己说道:那可是你哥。

 

晚饭快结束的时候,夏侯惇把碗里最后几口饭拨拉完,含糊不清的说自己去把老屋拾掇出来,他的床睡俩人有些挤,好给赵云腾地儿。

 “黑灯瞎火的你又折腾啥?”赵云的姑姑说。“改天再弄,那边多少年没人住了,今天先委屈子龙一下啊。”

“不会。”赵云笑着答,然后专心对付着被夹了一碗肉的饭。

夏侯惇看了眼赵云,还想再说些啥,但是组织不好语言,话溜到嘴边打了个弯又咽了回去,最后把碗筷一敛,跑出去刷碗了,赵云想过去帮忙也被他拒绝了。

 

赵云这一天赶了不少路,风尘仆仆的。到点简单的擦了擦身子,洗漱过后就早早爬上了床。

夏侯惇进来的时候,赵云正拿着手机跟爸妈自己的汇报情况。

夏侯惇把新拿的薄被丢到床上,瞅了他一眼,说:“你盖这个新的?”

赵云摇了摇头,把床上那个旧的扯到了自己身上,说:“不要新的,不喜欢那味。”

“讲究嘞还。”夏侯惇坐到床边拍了拍他。“往里措。”

赵云闻言乖乖往里挪了挪。夏侯惇翻上床,把T恤从下往上一扯脱了下来,随手挂在床头;解了腰带后,把裤子蹬了几下脱到了床尾,拉过薄被盖好肚子。

“俺关灯了啊。”夏侯惇扭头跟他说。“别看手机了。”

赵云听话的把手机塞到枕头下,接着夏侯惇啪的一声关了台灯。

 

月亮好亮…今天是十四还是十五来着?被子有股柠檬洗衣粉味……

赵云闭眼后迷迷瞪瞪的想。

 

赵云听着仿佛有人叫他。一声一声的,就在耳边。

他好奇是谁,睁眼一看,却不由得被眼前的情况惊得羞红了脸。

自己与那人浑身赤裸的交缠在一起,那人伏在自己身上,双手不停地在温柔抚摸着自己,下面直挺挺的东西很明显的昭示了两人的处境。

——子龙,让哥进去好不好?

不等赵云做出反应,他就听到自己很轻的“嗯”了一声。

 

赵云猛地惊醒,胸口剧烈起伏着。他呼啦了一把脸,只觉得烫手的很,接着又从枕头下摸出手机看了一眼。

才三点。

 

赵云听着屋里那个旧摆钟的声音,心怎么也静不下来,脑子全是梦里的画面。春梦不是没做过,只是这次太过真实。眼前的人终于清晰,还是告诉了他那个自己不愿意承认的事实。

他喜欢夏侯惇,不是兄弟的那种。

赵云是打心眼里瞧不起这样的自己,带着不该存在的感情去对待自己的哥哥。他偷偷的往夏侯惇那边瞟了一眼,却只看到空空的床铺和洒了一床的月光。赵云伸手摸了下,床面已经凉了,人离开有一段时间了。

赵云不知道夏侯惇去了哪里,想着反正现在也没脸见他,不如赶紧睡着好逃避一下。这么想着,赵云拉过被自己踹掉一半的被子准备重新盖好,却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赵云低头一看,下面已经支起来了一个小帐篷。

正在他苦着脸不知道怎么处理的时候,夏侯惇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却在这时候推门进来了,赵云几乎下意识的就伸手去挡。

夏侯惇刚想问他怎么醒了,顺着赵云的动作一看,一句话就生生卡在了嘴边。

 

如果有地缝,赵云一定迫不及待地钻进去。

其实这时候只要打个哈哈圆过去就好了,大家都是男的什么情况没有过,自己去厕所解决一下万事OK。

但赵云直接当机了,羞红了脸,虽然黑着灯看不见,别过头去不敢看夏侯惇;而夏侯惇半张着嘴,他觉得自己应该说个“哈哈哈子龙长大了啊”之类的缓解一下气氛,可是他却说不出口。
两个人就这么各自沉默着。

 

“要…要俺帮你吗?”

良久,夏侯惇松开了攥在口袋里的拳头。

评论(11)
热度(64)

花重鸣碎

©花重鸣碎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