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惇云】乡情怯(三)

现pa

ooc ooc ooc

最理想的状态就是“我喜欢你”“好巧啊我也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

都是做梦。

————————————

赵云一觉睡到日上三竿,睁眼的时候盯着窗外的太阳发呆,直到眼睛发酸才反应过来揉了揉,一闭眼就是两个明晃晃的小太阳。

他翻了个身坐了起来,只觉得房里十分安静。想了想也是,姑姑姑父这个点儿早都去地里干活了,元让哥应该也去帮忙了。

 

元让哥……

 

一想到夏侯惇,赵云忍不住又脸红了起来,昨天夜里的事儿仿佛做梦一般让他不敢相信。不管是那个人的声音,那个人的体温,那个人的手掌还是……

 

赵云狠狠拍了拍脸,制止自己再继续回想下去,当做梦一场就好。这么想着赵云换好了衣服,把被子叠整齐放好,拉开门出去。

然后跟从主屋出来的夏侯惇打了个照面。

 

意料之中的沉默。

两个人默契的别过脸不去看对方,眼睛却又看似不经意地乱瞟。最后还是夏侯惇先开口。

“啊…子龙起了啊?”

“嗯……”

“那啥,那个…早饭在锅里,俺怕凉了放进去温着了,有个鸡蛋你记得吃。”夏侯惇手指着灶台,眼神却转向了窗外。

“好。”

“啊…你姑,你姑去地里了,中午回来,那啥,呃……你自个儿在家,没事儿就看会电视吧。”

“你呢?”赵云下意识地问了一句。

夏侯惇明显是没想到赵云会反问,发现赵云正盯着自己,说了句“俺去老屋”就夺门而出了。

赵云刚想叫住他,但是又没有理由。

夏侯惇刚才那脸红的……赵云想着摸了摸自己的脸,估计也差不多了。

 

老屋其实指的是赵云爷爷奶奶原来的房子,因为跟赵云姑姑家离得很近,所以一直在由他们打理。但是左右都是没人住的,时间一长也就不怎么上心来看了。

院子木门上的黑漆斑斑驳驳的已经掉了不少,门锁就随意的挂在当中,因为风吹雨打的,甚至有些生锈。

夏侯惇站在门口发了好半天呆才想起来掏钥匙。

院子里没铺地砖,杂草都已经长了半身高。原来屋前爷爷种了两盆菊花,现在早就死了,连花盆都被狗尾巴草掩了起来。

夏侯惇进去的时候,惊着了几只喜鹊,那几只鸟立马“嘎嘎”的飞开了,看着院中一片荒芜他也没什么矫情的感慨,只是踩着杂草就进了屋子。

老屋里面长久不见光,推开门后还能看见在阳光中飘着的灰尘。因为一直闭着门窗,屋里干燥的很,倒也是没有霉味儿。

夏侯惇把门锁搁在方桌上后,随手把带来的墩布抹布铁盆一放,走到墙边拉了拉灯绳,果然没电。

看来得打着手电了。夏侯惇想。

他又去西边卧室看了一眼,柜子啥的早就抬走了,就剩了一个空空的木床。

夏侯惇随手呼啦了呼啦床板上的土就坐了上去,从兜里摸出包烟,抖出一根点上。烟涌进他肺里的时候他终于觉得自己清醒了些,整个早上他都在想自己是不是做了错事。

 

无论做什么他都能轻而易举的想到赵云,想到昨天晚上红着脸赵云躺在自己身侧,一只手捂住嘴不敢出声,一只手紧紧攥住枕头的样子。

虽然开着窗,时不时会有晚风吹进来,但是赵云身上还是出了一层薄汗。夏侯惇的技术算不上多娴熟,但是却能轻而易举的给予赵云能多快丨感。两个人靠的很近,夏侯惇甚至能感受到他有些急促的呼吸。赵云高丨潮时的那声呻吟被他自己捂回了嘴里,然后眼睛有些失神的望向夏侯惇。看着赵云湿润的眼睛,夏侯惇又一次感觉到了罪恶感,因为那一瞬间想吻他的冲动,和对自己弟弟产生错误的感情的厌恶。

夏侯惇起身撕了节卫生纸把手上的东西擦掉,然后用另一只手揉了揉赵云的脑袋,说“睡吧”,等赵云闭上眼后,他又翻身下了床。

 

等夏侯惇回神的时候,烟早已燃了大半,烟灰积得老长。他狠狠吸了一口,然后将烟丢在地上用脚捻灭,起身掸了掸落在自己裤子上的灰,开始收拾屋子。

屋里的尘土太厚,抹布擦两下就成黑的了,必须得洗,好在院子里的水龙头还能用,突突了几口锈水就没事儿了。

夏侯惇正踩着水管前的破砖头涮抹布,没看见赵云过来,赵云叫了声“哥”把他吓得一个不稳,半只脚踩进了泥里。

“你咋过来了?”夏侯惇一边在地上蹭着脚一边向赵云走过去。“也不怕丢了你。”

“我认路的。”赵云说。“我自己在家没事儿,想过来帮着你收拾。”

夏侯惇笑了两声说:“可别,俺可舍不得让你干活。”

赵云也不接话,只是跟着他进了屋拿了墩布和盆,便跑到院子里去涮了。

 

赵云做事向来利索,干起活来丝毫不马虎,两人很快就完成了任务。夏侯惇坐在屋门的门槛上,扥了根狗尾巴草叼着,等赵云放下工具出来,他拍了拍自己旁边示意赵云坐过来。赵云听话的坐到了夏侯惇旁边,也扥了一根狗尾巴草,把下面嫩得发白的地方咬掉后,就拿在手里玩。

赵云见夏侯惇只是叼着草看着院子发呆,一时不知道他想干什么,就随便找了个话头,说:“我记得原来爷爷养了只花猫。”

“早跑了。”夏侯惇回他。“你爷爷走前就跑了。”

“……哦。”

夏侯惇见他一脸失望的揪着毛毛,便说:“你要是想看猫,俺哪天拿一只给你回来。”

“不用了,我又不常住。”赵云说。

夏侯惇愣了一下,转回头去说了句“也是”。

 

两个人又沉默了半天,要是换做原来肯定不会这么奇怪,让人浑身不自在。总是有什么变了,在这些年里。

夏侯惇把草从嘴里吐掉,问赵云:“子龙处过对象吗?”

“处过。”赵云答得干脆。“就一个。”

“你夜个儿不是说没有?”

“现在确实没有。”赵云说。“一个月就掰了。”

“肯定是你不知道对人家好,人家姑娘把你甩了吧。”夏侯惇打趣他。

“才没。”赵云一捋,把狗尾巴捋了个干净。

夏侯惇笑着问:“那是为啥?”

赵云又不说话了,把草茎缠到手指上又松开,来来回回好几次。

其实那次搞对象是那个女生提出来的,他不好意思拒绝就答应下来试试。那个女孩长得挺好看,两个人相处起来也很舒服,每天一起吃午饭,一起放学,互道早晚安,心跳的时候也不是没有,但就是有哪里怪怪的。最后分手也是女生提的。

——我觉得你心里没有我。

赵云听了还怪委屈,他真的有很努力的尽“男朋友”的义务了。但他也就是委屈而已,并不伤心。

因为我不喜欢她吧。赵云想这么说,但是话到嘴边就变了。

“因为她对我没元让哥对我好。”赵云说的很小声,正好够夏侯惇听见。

赵云心跳的如打鼓,夏侯惇却迟迟没有反应。他刚想转头去看,夏侯惇的手又覆上了他的头发揉了揉。

“你以后肯定能找到更好的。”

赵云只听到夏侯惇这么说。

夏侯惇像是什么都没发生的拍拍屁股起身,头也不回的向门口走去,问赵云:“中午想吃啥啊?”

他不敢回头,他怕自己心软,就像昨天晚上一样。

赵云丢掉被自己扥断的草茎,理了理自己被揉乱的头发,起身跟了上去,说:“你做啥我吃啥。”

 

评论(11)
热度(64)

花重鸣碎

©花重鸣碎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