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惇云】乡情怯(四)


现pa

竹马设定

ooc occ ooc

我既不吃糖心蛋,也不喜欢往面里放青菜。

————————————

老屋收拾完了,夏侯惇晚上就在那边睡。

 

赵云拿着毛巾站在夏侯惇旁边,问:“我要不要把你送过去啊哥?”

夏侯惇洗完脸朝赵云那边摸索了一下,赵云赶紧把毛巾递他手里。夏侯惇胡乱的抹了一把,笑笑说:“得了,黑灯瞎火的,等会俺还得送你回来?”

赵云虽然不服气,但是又没啥底气说自己敢,因为他确实有点怕黑。

“你常早睡。”夏侯惇习惯性的又揉了揉赵云的脑袋,打起了手电说:“俺过去啊。”

赵云点了点头,站在大门那看他,直到手电的光拐了弯看不见,赵云才闩上了门。

 

老屋的木床没有床垫,虽然夏侯惇铺了两层褥子还是觉得有些硌得慌。他翻来覆去换了好几个姿势,最后“啧”了一声坐起身,看着外面的大月亮挠了挠头。

明明才一天而已,就觉得没人睡在旁边怪怪的。

发了会儿呆,夏侯惇自暴自弃的倒回床上,用毛巾被蒙住头,睡着了就啥都不知道了。

 

夏侯惇一晚上睡得不踏实,赵云也没好到哪去,早饭的时候一直在打哈欠。姑姑问他怎么没睡好,赵云不好意思的笑笑,说是玩手机玩的太晚了。

“别老攥着那手机,把眼都看坏了再。”赵云的姑姑说他,他只能附和着点点头。“元让你也是,这几天地里也忙完了,你没事多带着子龙出去玩玩。”

“玩啥啊,有啥可玩的?”夏侯惇嚼着烙饼含糊不清地回。“子龙都这大了我还能带着玩捉鬼啊?”

“你问问子龙啊。”

“啊?”赵云突然听到话头转向了自己,筷子上的榨菜都掉了。“我…也没有什么特别想去的地方……”

“你带子龙去土山那头玩去,别老在家窝着。”赵云的姑父说。

“再说再说。”夏侯惇说完唏哩呼噜的把粥喝了。

 

赵云的姑姑姑父要去县里办事,估计回来就晚上了。

“天气预报说今儿个有雨,你俩出去玩记得带伞。”赵云的姑姑出门前叮嘱夏侯惇。

“天气预报怪没准的。”夏侯惇说。

“比你有准儿呗。”赵云姑姑用伞敲他。

 

夏侯惇进了屋,赵云正坐在炕上看手机。

虽然预报有雨,但是现在大太阳还在外面明晃晃的挂着,赵云靠着窗台,脑袋上几根睡飞了的头发翘着,头发被阳光照成了棕色,看上去软软的。他今天换了衣服,上身一件湖蓝衬衫短袖,上两个扣子没系,一低头正好露出锁骨来;下身一条九分收脚休闲裤,穿着一双纯白棉袜,露着脚踝盘腿坐着。

赵云属于穿衣显瘦的那种,可惜脱衣也没肉,虽然原来企图靠俯卧撑和仰卧起坐锻炼一下,但是就是练不出很明显的肌肉,看上去还是蛮瘦的。

 

子龙是不是不好好吃饭啊。

夏侯惇端详了半天后想。

 

赵云似乎是注意到了夏侯惇在看他,抬头去看时,夏侯惇正摸着下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哥…?”赵云试探着叫了一声。

“哎…哎?”夏侯惇反应过来,手动了几下,最后指向身后的电视。“你看电视不?”

“……不看,你看吧。”赵云说。

“哦、哦。”夏侯惇挠了挠头,横竖也是没事儿干,索性就从柜子上摸过来遥控器,坐床沿上看起了电视。

 

上午实在是没什么节目可看,地方台除了些无聊的偶像剧就是卖假药的,换了一圈,又调回的中央台看早间新闻的重播。

夏侯惇看得哈欠连天,眼泪都要出来了,他回头想看看赵云干什么呢,却发现这人早就往旁边的被子上一歪,睡过去了。夏侯惇凑近了看看,也不敢动他,怕把赵云弄醒了再,反手关了电视,蹬了鞋,爬上床躺在了赵云旁边,也睡起了回笼觉。

这一觉睡得格外踏实,也没做梦,醒来的时候脑子里轻松得很。夏侯惇坐起身,揉了揉眼睛去看墙上的挂钟,心说不好,都该吃午饭了。再往边上一看,赵云早已经起来出去了。

夏侯惇匆匆下床,心里想着中午做啥给赵云吃。拉开门的时候,扑鼻而来的就是一阵香油的味儿。他循味看去,只见赵云穿着围裙站在灶台边,左看右看,不知道在找啥。

赵云余光瞥到夏侯惇,转过头笑着说:“哥你醒啦,咱家勺子搁哪了?我要盛汤。”

夏侯惇赶紧从放厨具的柜里给他找出来,说:“你咋不叫俺起来,还能让你做饭啊?”

“我刚想去叫,你这不自己起来了。”赵云把面从锅里捞进碗里,盛了一勺面汤带一个鸡蛋,又从旁边盘子里夹了两棵小油菜放进去,然后把碗递给夏侯惇。“我总不好意思天天歇着吃你们白食,我还是会一点的。”

夏侯惇接过来闻了闻,啧啧两声。

 

赵云做挂面是用西红柿炝过锅的,细白的面条泡在橙红的面汤里,绿油油的菜叶盖在上面,鸡蛋煮的刚刚好,一筷子下去戳开,还能流出黄澄澄的蛋黄,加上赵云起锅前滴的几滴香油,看着闻着都让人食欲大开。

夏侯惇夹了一筷子,吹了吹就送进了嘴里。赵云端着碗坐到他对面,放了些醋搅了搅,把面挑到筷子上晾着,问他:“还行吧?”

夏侯惇点点头:“好吃。”

赵云笑笑,开始吃自己的那份,边吃边说:“我好久都没做过饭了,平常上学吃食堂,放假回去我妈也让我歇着。”

“喜欢做饭?”夏侯惇一口掉了半个鸡蛋。“俺以后娶媳妇,找像你这贤惠的就行。”

赵云头也不抬,闷闷的说:“那我就委屈一下跟了你吧。”

“说啥呢你。”夏侯惇不痛不痒的拿筷子在他脑袋上敲了一下。“你姑可舍不得让俺耽误你。”

赵云摸了摸被敲的地方,然后端起碗喝了口汤,说:“锅里还有,哥你盛了去吧。”

 

吃过饭,赵云跟夏侯惇一起去院子里刷锅碗。

赵云接过夏侯惇打过洗洁精的碗在水龙头下冲洗,问:“哥,麦子收完了吗?”

“咱家的收完了。”夏侯惇正拿着钢丝球刷锅,闻言抬眼看了看赵云。“这不收完了俺才在家陪你嘞,咋了?”

赵云笑笑,说:“没什么,随口一问,没见过有点好奇。”

“得了,你肯定见过。”夏侯惇腾出一只手在旁边比划。“你这么不大点的时候,俺带着你去地里找过你姑。”

“忘了。”赵云摇了摇头,把冲干净的碗用毛巾擦好后,起身准备放回屋去。

“你想看啊?”在赵云拉开门的时候,夏侯惇冲他喊。夏侯惇把锅里的水倒掉,冲完最后一遍后,把抹布往水龙头上一甩,说:“走,俺带你去看。”

 

“不是说有雨?要不要带雨衣啊?”赵云锁上门后问。

“这大太阳的,下啥雨。”夏侯惇望了眼头上,把电动车的车支子蹬开,拍了拍后座。“上来。”

赵云乖乖坐好了,夏侯惇却不走,他刚想问怎么了,就听见夏侯惇说:“要不,你搂着点俺?”

“不用了吧……”赵云有点不好意思。“我抓着扶手就行。”

夏侯惇语气中带着分明的笑意,说:“俺怕把你颠下去。”

“我抓紧点就行。”赵云拍他。“走吧走吧。”

话音未落,夏侯惇一个加速就差点让赵云反应不过来。要到去地里的土路,从赵云姑姑家走需要下一个大坡,而夏侯惇不但不捏闸,还有加速的趋势。

赵云死死抓着扶手,忍不住冲夏侯惇喊:“哥你慢点行吗?!”

夏侯惇充耳不闻,哈哈笑了几声,继续把电动车骑的风驰电掣。

土路虽然算不上坑坑洼洼,但是也是凹凸不平,偶尔还有不知从哪里滚出来的石块,因为夏侯惇骑的飞快,所以每一次颠簸几乎都能让赵云从座上颠起来。在夏侯惇一不小心碾到了一颗小石子时,车子猛地晃了一下,赵云很干脆的放弃了面子一把抱住了夏侯惇。

 

道的两旁,放眼望去尽是未收麦子地,阳光洒在上面看上去金灿灿的,时不时有风吹起层层的涟漪,“麦翻黄浪滚田圩”也许就是如此。赵云圈着夏侯惇的腰,靠在他身上,没由来的觉得高兴。

“咱去哪里啊?”耳边的风声不断,赵云说话声音都提了八度。要是说看麦地,这到处都是,看也看够了,夏侯惇还在往远处骑。

“带你去认认咱家的地。”夏侯惇说。

赵云觉得这一路上的地都一个样,自己认了也未必记得住哪块是。路上时不时的有往回走的拖拉机和三轮,上面坐着的人大多带着草帽、搭着毛巾,脸晒得黝黑。有的人认得夏侯惇,夏侯惇便跟他们打个招呼,停到路边等他们过去再走。

又走了一段时间,夏侯惇在一片地前停了下来,说:“到了。”赵云赶紧从车子上下来,揉了揉坐疼的屁股。

麦子已经收完了,地上只留下了短短的麦茬,踩上去呼塌呼塌的。夏侯惇支了车子靠着,点了根烟看着赵云在地里转悠。赵云像是发现了什么蹲了下去,没一会又凑到别处,盯了一会儿,慢慢伸出手,再猛地扣到地上,抬手看了看却是扑了个空。

“抓啥呢?”夏侯惇问他。

“蚂蚱。”赵云说。“好像是蚂蚱。”

夏侯惇笑着丢了烟,起身说:“来来俺给你捉。”

赵云不,倔的跟个小屁孩似的偏要自己抓,夏侯惇也不跟他较劲,摆摆手,低着头去另一边找了。

赵云兜兜转转在附近找了半天,可算看见一只,可惜还不等他去抓,那玩意就机警的跳开了。赵云不死心的正准备寻找着下一个目标,就听见夏侯惇叫他。

“子龙。”

赵云一回头,就看见夏侯惇捉着一只蚂蚱的腿儿冲他过来。

“捉着没?”夏侯惇问他。

赵云知道他打趣自己,也不理他,凑近了看那只蚂蚱,说:“我们那蚂蚱都是绿的。”

“保护色嘛,你们那花花草草的多,它可不儿是绿的。”夏侯惇给他解释。看着赵云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夏侯惇肚子里翻坏水,手一松,蚂蚱一下就蹦到了赵云身上。

赵云被吓到,条件反射的用手呼啦了一下,这下是真不知道蚂蚱跑到那里去了。他转着头的看自己身上,又到处拍了拍。夏侯惇看着他手忙脚乱的样子笑弯了腰,等赵云确定蚂蚱不在自己身上后,便气急败坏的追着夏侯惇打。

夏侯惇边笑边躲,最后气都喘不匀地抓住赵云的拳头说:“俺错了俺错了,岔气了,你打俺一下行吧。”

赵云意思意思地在他肚子上捶了一拳,说:“这次放过你了。”

夏侯惇还想逗他,还没开口就觉得有什么东西掉在了自己鼻头上。他伸手抹了一下,看了看,好像是水。

“是不是掉点儿了?”赵云说。

 

两人闹得忘了时间,连头顶上乌云密布都没注意。他们赶忙跑到车子边上,夏侯惇插上钥匙,等赵云抱住他,说了句“坐好”,就冲了出去。

评论(11)
热度(54)

花重鸣碎

©花重鸣碎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