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惇云】乡情怯(五)


现pa  竹马骨科设定

ooc ooc ooc

什么狗血剧情,呕呕呕,写的我好矫情

————————————

天气预报真的是个很奇怪的东西。

有时候提醒有雨,备好了雨具却是一天晴空万里;有时候明明说了晴天,天却莫名的阴沉下来。难得预报的这么准,把夏侯惇的脸打的啪啪响。

 

雨下的格外的大。

一开始掉下来的几滴像是探路的,后面的大部队来的叫一个轰轰烈烈。地面立马就变了色,豆大的雨点在地上溅开,砸在身上还有点疼。

两人走出不过几百米就淋了个透湿。夏侯惇一手扶着车把,一手抹了把脸,雨点密密麻麻的织成张网,让他快要看不清路。往日路上没被压实的土,现在被雨一浇,成了一滩软泥,车子骑在上面都有些摇摇晃晃。

 

夏侯惇脑子里飞快的转了一下,在下一个岔路口拐了弯。赵云脑袋顶在夏侯惇后背上,除了看着不停变换却又没什么区别的地面,觉得有些冷外,他什么也做不了。不一会儿夏侯惇一个刹车停了下来,赵云因为惯性整个人都贴在了夏侯惇身上,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夏侯惇就把他拉下了车子。

两人停在了一间落了锁的棚屋前,夏侯惇卯足了劲,几脚踹开了门,然后催促着赵云进去,自己随后也抬起电动车过了门槛,进了屋。门口潲雨潲的厉害,小风吹得人发冷,夏侯惇干脆就把木门关上,屋子里一下变得黑漆漆的,除了门缝漏不进一丝光亮。

房子是用黄土垒的,撑死两米高;头上悬着一根榆木横梁,盖上厚厚扎好的茅草充当房顶,大概是时间久了生出了一股霉味;梁上似乎还拴着一个灯泡,但是夏侯惇在墙上摸了半天也没寻见灯绳在哪,估计也是废了。南墙上虽有个掏出来的小窗,却透不过什么光来,用花花绿绿的塑料布糊着,堵了个严实。

 

赵云一时间看不见东西,摸索着抓着了夏侯惇的胳膊,问:“哥,这儿哪啊?”

“就近找了个棚儿,一时半会儿回不去,俺怕你淋的再着凉。”夏侯惇用另一只胳膊擦了擦脸上的水,笑了起来,说:“平常下地,中午有时候俺们就歇在这儿,俺也记不清这谁家的了,赶明儿还得过来给人家修门。”

赵云虽然身上被雨浇的发冷,但是听夏侯惇这么一说,心里却暖呼呼的。他刚想说些什么,就觉得鼻子一痒,然后接连打了三四个喷嚏。夏侯惇一听,赶紧过来摸他脸,可惜赵云脸上沾了水,摸起来冰冰的。

“赶紧把上衣脱了,湿衣服可别贴着身儿了。”夏侯惇说着就要给赵云解扣子,刚剥完第一颗,就像想到什么似的,手僵了一下,然后背过了身去。“你…你自己脱吧。”

赵云有些尴尬的也转过了身,慢慢解起了剩下的扣子,越解越觉得不对劲。背着身,赵云听见了夏侯惇脱掉衣服时衣料摩擦肌肤的声音,心里乱糟糟的,也不明白自己在纠结什么。他慢吞吞的将湿衣服从自己身上剥下来,然后转了回去。虽然黑漆漆的看不见什么,但是心理作祟,老觉得夏侯惇会不会在看自己。

夏侯惇见他半天没了动静,便说:“你脱下来了把衣服给俺。”

赵云听话地递了过去。夏侯惇接过来,摸着黑把两个人的衣服搭到了电车上。

“不晓得啥时候能停,先晾一会儿。”夏侯惇搭完衣服又挪了回来,他多少已经适应了屋子里的光线,拉着赵云往里面走了些。

屋子墙角有张小床,上面铺了个破棉褥子,边边角角有几处开线的地方,翻出了里面的棉花,虽然老旧但是还算厚实,是平常干活的人小憩睡的。那张床也是旧的,往上一坐就是“吱呀”一声。

“还冷不?”等赵云坐下来后夏侯惇问他。

赵云点点头,又像怕夏侯惇看不见似的说了句“有点儿”。夏侯惇也没说什么,拉过他的手自顾搓了起来。

赵云只觉得这动作亲昵的过分了,明明他自己来也可以,但是又舍不得抽回手,就由着夏侯惇攥着。他这时十分庆幸房子里黑,夏侯惇看不见自己红了脸。

 

北方乡间的雨,跟淅淅沥沥沾不上什么关系,从天上落下来,不论大小,都是哗哗啦啦的。可是雨落在未收的麦地里,落在头顶的茅草上,倒是发出了难得温柔的沙沙的声音。

赵云听着雨声,思绪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子龙你的脸咋这么烫?”夏侯惇突然将手背贴到了赵云的脸颊上,有些着急的问到。“该不会发烧了?”

赵云惊了一下,这才回过神来,却是一言不发地抬眼去看夏侯惇。他犹豫着拉住了夏侯惇的手,换做手心将脸贴了上去。夏侯惇看不懂赵云的表情,他只能看到赵云那双好看的眼睛中反出来的亮晶晶的光。

 

然后赵云亲了他。

 

或许很多年后赵云再想起这件事,也不会明白自己到底是哪里得的勇气敢迈出这一步。是自己狂跳着的鼓舞的心脏,还是脸上温暖的手掌,还是不小心撞进的那双满是温情的眼睛。

 

夏侯惇的嘴唇是湿润的,带着丝丝雨水的味道,但是赵云仍能感觉到上面细小的裂纹。他不过是贴上了几秒,却觉得有几十分钟那么长。在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的那一刻,赵云就做好了被推开的准备,甚至被打都是应该的。

夏侯惇迟迟没有动作,让赵云有些害怕的睁开眼睛,几乎是赵云的嘴唇刚刚离开夏侯惇的同时,赵云就被扣住了后脑勺摁了回来。赵云显然是没考虑到这种情况,当夏侯惇撬开他的嘴的时候,他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环上了夏侯惇的脖子。

两个都没啥经验的人,接起吻来就像打架,你啃我一口,我咬你一下,虽然没有技术,但是谁也不想示弱。夏侯惇的手滑到了赵云的腰间,忍不住又把人往怀里搂了搂,赵云也将夏侯惇圈紧了些。两人迟迟不愿分开,最后夏侯惇堵住了赵云的嘴,待到赵云憋不住气了锤他,他才放开了赵云。

 

赵云也说不清自己现在什么心情,他把脸埋在夏侯惇的颈窝处,闭上眼,仿佛能听到夏侯惇胸腔中有力的心跳,跟自己那敲得跟小鼓似的的不一样。

 

夏侯惇搂着他,半晌才问了一句:“还冷不?”

赵云摇了摇头。

夏侯惇用手轻轻摩挲着赵云发红的耳朵,低下头去问:“可是俺冷,咋办?”

 

雨点噼里啪啦的从天上掉下来,热切的如同在赵云身上落下的吻。赵云被夏侯惇抱着,脑袋里如同路上掺了水的烂泥,乱乱糟糟地搅不开,而下身传来的阵痛感,又让他的意识像被雨冲刷过一样清明。

夏侯惇又何尝不是,对赵云的另一种感情就是头顶密布的乌云,风雨随时到来。而如今天空终于盛不住溢满的感情,赵云的一举一动都激起了层层涟漪,让大雨倾盆而下,将他那点坚持冲刷的干干净净。

 

这种双方都没有经验的性|事,让赵云疼的快要哭出来,夏侯惇心疼他,不想再做下去,但是赵云仍是死死扒着夏侯惇的胳膊,倔强地让他继续。夏侯惇的动作十分小心,生怕伤到了他。再一次次的动作中,终于有什么别的感觉生出,虽然很细微,但也够作为赵云的稻草了。

 

雨不知什么时候停了。

阵雨,来得快,去的也快。乌云散了不少,太阳也已经从云后钻了出来。被大雨淋了的麦子。没了精神,像是受了委屈低着头站在地里。未干的雨珠顺着茅草从房檐上滑下来,有的落在地上积了一汪水滩,有的落进了土里干脆的消失不见。

 

赵云喘着粗气,慢慢地平复呼吸,听到了外面隐隐约约的麻雀叫,加上屋子里也亮了些,他猜到雨已经停了。

夏侯惇拨开黏在赵云眉心的碎发,仔细端详着他的脸,一只手与他扣着,眉眼间尽是温柔的笑意。赵云被他看的不好意思,脸又不争气的红了,眼神左躲右躲,最后伸手把他搂了下来,环住了他的脖子。

 

“咱回家吧。”赵云小小声地说。

评论(23)
热度(58)

花重鸣碎

©花重鸣碎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