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惇云】乡情怯(六)


现pa

竹马骨科

ooc ooc ooc

啊~我问问你~你的狗血都被洒到了哪里~总之是在一起了,可喜可贺。

————————————

赵云是被夏侯惇抱上床的。

 

回来的路上,赵云那个难以启齿的地方痛的很,虽然他没说,但是在坐到车子上时微微皱了下的眉毛还是被夏侯惇看见了。夏侯惇在心里抽了自己十万个巴掌,怪自己怎么这么冲动,怪自己下手怎么这么没轻重,然后把车子骑得极慢,可还是听到了赵云在轻微的颠簸后的吸气声。

到家后,赵云刚从车子上下来,还没站稳就被夏侯惇拦腰抱起。赵云被他这一下惊着了,一时竟忘了挣扎,愣着老老实实地被他抱进了屋。

赵云脸皮薄,不太愿意表现出来自己的不适,但夏侯惇却完全不在意这种事。因为怕赵云又碰疼了,他将赵云侧放在床上,见赵云反应不大才小心翼翼地松了手。赵云很小声的说了声“谢谢”,换来夏侯惇在他脑袋上的一顿揉。

夏侯惇从赵云的背包里翻了翻,找了身干净的衣服递给他,接着就准备出去,却被赵云拉住了衣角。他转过头,问了句“咋了”,赵云的嘴唇动了动,嗫嚅着一句话也不说。

赵云急切的想确认自己是否是做梦,想要知道夏侯惇到底对自己是什么感情,就算刚才发生了那种事,他仍是不敢相信。

夏侯惇什么也没说,只是返了回来,弯下腰,在赵云脸上亲了一口。

“把衣服换了,俺给你熬姜水去。”夏侯惇这才开口。

说完夏侯惇就出了房间,留着赵云一个人后知后觉的红了脸,捂着被子在床上打了个滚,结果滚的时候又压到了屁股,狠狠吸了口冷气。

 

淡黄色的姜水在锅里翻滚着小泡,咕噜咕噜的,姜粒翻上来又沉下去。夏侯惇换了干净衣服,站在灶台前发呆,觉得自己大概是做梦吧,占有了赵云这个认知让他的心中忍不住雀跃,但是对自己的弟弟做出了这种不允许的事又让他的心沉了下去。

等夏侯惇回过神来的时候,锅里的水都已经耗掉一半了,他赶紧关了火,找了块抹布端着锅把姜水倒出来。他刚要端起碗,又像想到什么似的放下,然后在橱柜里一阵翻找,拿出了一罐蜂蜜,搁了一勺,觉得不够,又放了一勺搅了搅。

 

夏侯惇一手端着碗,一手拿着热水浸过的毛巾进了卧室。赵云正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着,见夏侯惇进来,又挣扎着坐起身来。夏侯惇将姜水放在床头柜上,见赵云不敢看他,假咳了一声,说:“姜水太烫,俺先给你擦下身子吧……”

赵云木讷地点点头,然后夏侯惇在床边坐下,拉过赵云的胳膊擦了起来。夏侯惇动作很轻,毛巾上软软的绒毛蹭的赵云有点痒,忍不住让他抖了一下。

“另一个。”夏侯惇说着偷笑了一声。

 

擦完胳膊又抹了把脸,身子也要擦,但是夏侯惇不好下手,他把毛巾给赵云让他自己擦。赵云接过来,飞快地撩起衣服,胡乱的擦了几下就把毛巾递了回去。夏侯惇将毛巾随手放在一旁,端起柜子上的姜汤吹了吹,摸着碗壁试了试温度,然后送到了赵云嘴边。

“不烫了,趁热喝。”夏侯惇说。

赵云低头抿了一口,皱着眉又吐出来一点,语气带了几分委屈地说:“烫。”

夏侯惇闻言端回来吸溜了一口,砸吧砸吧嘴,又送了回去,说:“不烫啊,慢慢喝,慢慢喝。”

赵云没办法,只好端着碗转着圈的喝,边喝边吹。

赵云不太喜欢姜的味道,总觉得喝下去烧得慌。但是碗里的姜水分明是糖水,全是蜂蜜甜滋滋的味道,姜的味道可以忽略不计,浸的赵云心里也甜滋滋的,吹到最后咕咚咕咚的喝了下去。

 

“子龙你……疼的厉害吗还?”夏侯惇冷不丁的问了一句。

赵云明显是没想到夏侯惇会突然问这个,最后一口还没咽下去就被呛到,夏侯惇拍着他的后背半天,他才顺过气来。

赵云红着脸,不知是憋得还是害羞,抹了抹嘴,说:“还好……”

“嗯…对不起,俺…俺在这方面也没经验…弄疼你了。”夏侯惇有些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头。“你就当俺,俺是……”

“不会!”赵云抬头打断了他,两个人的视线撞到一起,又十分默契的别开了目光。赵云咬了下嘴唇,说:“不是…我、我…很开心……”

 

说不出来。

我喜欢你这种话,还是说不出来。

 

赵云禁不住攥紧了被子,却在下一秒被搂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夏侯惇轻轻抱住他,在他头顶落下一个吻,说:“子龙,你可不要怪俺。”

“俺知道不应该,但俺,俺是真的喜欢你。”夏侯惇的声音越来越小,却一字不落的钻进了赵云的耳朵里。他紧紧的回抱住夏侯惇,带着气音从嘴里挤出一句:“我也是。”

当两个人分开的时候,下意识的就想去吻对方。赵云配合的闭上眼睛,眼睫微微颤动着,像是一把小刷子,扫在夏侯惇心上痒痒的。

蜂蜜的甜味从舌尖晕开,带着丝丝姜味儿,让人甘之如饴。

 

赵云搭上了夏侯惇的肩,夏侯惇也环住了赵云的腰。就在两个人快要倒在床上的时候,院子里传来了电动车上锁的声音和夏侯惇父母的说话声,两人赶紧急急忙忙地分开,把嘴边的口水舔掉,又用手蹭了蹭,才下床去见人。

夏侯惇突然转回来在赵云嘴上蹭了一下,然后屁颠屁颠地出了屋,留赵云在屋里搓了半天脸才敢出去。

 

虽然赵云有很努力的克服了,但是走路还是有些别扭,赵云的姑姑见了赶忙问他这是咋了。
“呃……”

“俺今天带子龙去地里转了一圈,路不好走,颠的。”夏侯惇先赵云一步编了个理由。

赵云的姑姑将信将疑的看了看夏侯惇,又数落他:“平常就跟你说让你骑车别那么疯,摔着子龙咋办?”

“姑,我还没那么娇气呢,你别怪哥了。”赵云又出来打圆场。

赵云的姑姑见夏侯惇一副诚心认错的样子,又加上赵云在一旁说好话,也就不跟他计较了,拉着赵云说今天给他买了排骨炖炖什么的。

夏侯惇没由来地觉得有些憋得慌,偷偷溜出去透气去了。

 

晚餐一如既往的和谐,赵云觉得要是照这么吃下去,等他回去最少能胖三斤。吃完晚饭后,赵云又主动端了盘子碗出去刷,还说不用人帮忙。等赵云把干净的盘子碗筷放回橱柜,擦干了手回到自己卧室,一进屋就被守在门边的夏侯惇抱住了。

“咋了哥?”赵云有些紧张的问。

“有点晕,”夏侯惇的脑袋抵在赵云肩上,声音还有些闷闷的。“让俺靠一会儿。”

赵云听了,老老实实地不敢动,任由夏侯惇抱着,但是他随即觉得有什么不对。

“怎么这么烫?”赵云抽出一只手摸了摸夏侯惇的额头,在夏侯惇贴上来的时候赵云就觉得他跟个小火炉似的。“哥你发烧怎么不说!”

任凭夏侯惇怎么说着“俺没事”“俺真没事”赵云都不听,连拉带拽地把夏侯惇摁到了床上让他躺着,然后小跑着出了卧室。

 

赵云出去的时候没带上门,夏侯惇听见他跑到主屋跟自己的父母说了自己发烧,接着便是一阵翻厨子的声音。

很快,赵云的姑姑拿着体温表和感冒药过来了。看他蔫儿不唧唧的,赵云的姑姑也舍不得说他啥了,让他夹好表就出去给他烧热水了。赵云拿着用冷水浸过的毛巾进来,折了三下,敷在了夏侯惇的额头上,有些焦躁的看着夏侯惇。

“好好的怎么突然发烧?”赵云问他。

夏侯惇“嘿嘿”笑了一声,没有回答。他自己当然有数,但他总不能说是一回来光顾着照顾赵云忘了管自己,否则赵云一定会自责的不行,他可舍不得。何况他平常壮得很,轻易不会得病,万万没想到自己会着凉,这次实在是走了“狗屎运”了。

“你笑啥。”赵云看他一副不在意的样子,有些急了。

“没,俺也不知道为啥。”夏侯惇说。

赵云拿他没办法,说了句“你活该“就去拿夏侯惇夹着的体温计。赵云的姑姑正好端着热水进来,后面跟着赵云的姑父,问了声:”多少?“

赵云将表对着光转了好几下才看清,说:“三十八度七。”

赵云的姑姑看着装睡的夏侯惇叹了口气,“这么大人了还让人不省心。”

“姑,今天就让我哥睡这儿吧,他发烧有啥事我还能照顾着点。”赵云说。

赵云的姑姑点了点头,赵云的姑父也说:“有你照顾着点我们也放心,我们也没法在这儿守着,有事儿就去跟我们说。”

赵云应了,两人便向屋外走去。

“你也常早睡啊。”赵云的姑姑拍了拍他的手背说。

 

赵云关上门后坐回了床边,轻轻晃了下夏侯惇。

“哥?起来吃药先。”

等了有一会儿,赵云见夏侯惇没有反应,当他是真睡着了,便拿下他额头上的毛巾又出去涮。可是等他涮完毛巾回来,发现药已经少了两粒,杯子里的水也下去了大半。

赵云没打算戳穿他,又将毛巾敷在了夏侯惇头上,像是自言自语的说道:“是不是今天下午着凉了?没见你好好用热水擦身子,也没见你喝姜汤,光管我……”

“跟你没关系啊。”夏侯惇撑着胳膊起来,毛巾从他额头滑到了他脸上,他随手拿掉。“俺这次就是倒霉而已,跟你没关系,你别乱想。”

赵云瞥了他一眼,拿过毛巾给他擦了擦脖子,又让他躺了下去。什么也没说,背对着夏侯惇自顾换了睡衣,走到门口拴上了门,说了句“我关灯了啊”就熄了顶灯。他刚摸黑爬上了床,夏侯惇就挪了过来,从背后搂住了他。

“俺冷。”夏侯惇在他耳边说。

赵云仍是一言不发,但是转过了身来与夏侯惇面对面,然后伸手也抱住了他。

 

下过雨的晚上空气都是凉的,新拿的另一床被子被孤零零地丢在一旁,只有一床夏天的被子,两个大老爷们怎么盖也是紧张,好在还能依偎在一起,总会暖和的。

评论(12)
热度(67)

花重鸣碎

©花重鸣碎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