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惇云】乡情怯(七)


现pa

竹马骨科设定

OOC OOC OOC

前文戳头

※本章有车
※写的神志不清可能逻辑不通,还是贴了图被吞请告诉我,文有什么不对请告诉我
※我爱阿眠,她是大天使

——————————————————

雨断断续续的下了好几天,虽然偶尔会放晴,但很快又掉起点来。

 

夏侯惇身体壮,睡一觉烧就退的差不多了,但是还是以下雨不方便走夜路为由,每天晚上赖着跟赵云一起睡。赵云怕他好的不利索,半夜又吹着发烧什么的,也顺着他了。

两个大男生搂在一起,随便动动都可能会蹭出火来。两个人清楚的很,因为是在家里所以不能做出太出格的事儿来,但还是愿意栓上门黏黏糊糊的抱着,硬了就互相帮着解决,之后继续搂着睡。

 

这天赵云洗漱完回来,见夏侯惇还赖在床上不起,于是便坐到夏侯惇旁边轻轻推他。夏侯惇皱着眉睁开了眼,压着嗓子说了声:“难受……”

赵云一听,赶紧去摸他额头,不想被夏侯惇一拉,稳稳被搂住,摁着脖子就是一通亲。挣扎了几下,赵云推着夏侯惇的胸口起来,呼吸还乱着,又羞又恼地小声凶他:“姑就在外面呢,你闹啥。”

“没事,看不见的。”夏侯惇不以为意地搓了搓赵云的手。

赵云心里多少有些不是滋味,看似没好气地把手抽回来,却又问:“怎么个难受?”

夏侯惇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翻起来,在赵云耳边说:“憋得难受。”

就跟夏侯惇知道了赵云是因为害羞而刀子嘴豆腐心一样,赵云这几天也是充分体会到了夏侯惇的流氓。就算知道这人就这德行,赵云还是忍不住红了脸,把他从床上推了下去,赶着他去洗漱。

“俺错了,让你担心了。”夏侯惇躲过赵云的拳头,从背后搂住他去亲他发红的耳朵。

赵云被他搞得彻底没了脾气,转过头在夏侯惇嘴角啄了一下,说:“没生气,我要叠被子了。”

 

天气预报终于不再预报有雨,大太阳明晃晃的挂在天上。

赵云的姑父出去跟街坊邻居打牌去了,赵云的姑姑没一起,在家里一边看着电视一边打着新毛衣。

“子龙啊,过来。”赵云的姑姑坐在炕上冲赵云招了招手。

赵云乖乖走了过去,姑姑拿着毛衣针在他肩和胳膊上比划了比划,笑着说:“哎呀哎呀,长得真快,真长成大孩子了。看看这个儿,在窜一下,超过你哥啊。”

赵云腼腆地笑了笑,说:“过了年纪了,窜不了了。”

“过啥年纪了,还能长呢。”赵云的姑姑捏了捏赵云的胳膊。“瞅你瘦的,不长个就是因为不好好吃饭。看看你哥,光饭就能吃两大碗。”

“我哥老干活呢,多吃点应该的。”赵云说。

“嗨,他呀……”

“妈,俺去那边把被褥晒晒啊。”赵云的姑姑话未说完,夏侯惇就走了进来。“弄啥呢?”

“跟子龙说会儿话,你去吧。”赵云姑姑冲夏侯惇挥了挥手,夏侯惇冲赵云一通挤眉弄眼之后才出去。

赵云姑姑抬眼看了看赵云,说:“啥事儿这么高兴?”

赵云这才反应过来,赶忙说:“没。姑我帮你缠线吧。”

 

柔软的毛线一圈一圈的被缠到手上,赵云的思绪也像这些毛线一样慢慢缕着。他喜欢夏侯惇,喜欢自己的哥哥,甚至是想终身作伴的那种喜欢,这种感情越浓重,他越没底气去看坐在自己对面的姑姑。

“唉,你哥啊,这么大人了,啥都懂,平常让他做些什么他都知道干。”赵云的姑姑边打毛衣边说。“别看他看着五大三粗的,心细着嘞。”

“嗯,我知道。”赵云附和着。

“平常他有啥事儿也不怎么跟我和你姑父说,自己就解决了。就跟他发烧似的,要不是你告诉我俩,他准得自己挺着。”这么说着,赵云的姑姑无奈的笑了一下。“平常有啥事儿,我们要是问,他也就说了。”

“可就是这个处对象啊……”

听到这句话,赵云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然后又装作无事的很快缠了几圈。

“我们问他好几次了,他老说没这心儿,问多了他都皮了,一问就急。”赵云姑姑叹了口气。“他也不小了,该成家要个孩子了,村里比他小的都有了娃了。他跟他爹都不上心,光我在这儿干着急。我也不指望他找个条件多好的姑娘,太好的咱也养不起不是,他就找个看着顺眼的,老老实实的,乖乖过日子的就行了,子龙你说对吧。”

“啊?嗯……”赵云机械地点了点头,应了。

 

老旧的电视机里放着老旧的电视剧,彩色的屏幕上闪着些雪花,夹杂在人声间还有些沙沙的声音。赵云姑姑打着毛衣时不时的抬头看一眼电视,而赵云无意识的做着手上的动作,只觉得脑子里也是沙沙一片。

赵云的姑姑像是发现了他的不对劲,刚想开口问他,就看见他手上缠的乱糟糟线团。

“哎呀子龙,这都乱了。”赵云的姑姑赶紧把缠坏的线从他手上拿下来细细捋着。赵云这才反应过来,帮着一起捋,一边捋一边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走神了。”

赵云姑姑看着他手忙脚乱的样子笑了一声,说:“行了行了,让你个男孩子做这活儿,怪无聊的。玩去吧啊。”

赵云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出来,他现并不想去找夏侯惇,便回了自己屋。

 

 

午饭过后赵云靠在床上玩手机,准备等会儿睡个午觉。夏侯惇这时溜进了屋,说:“子龙,跟俺去收被子呗。”

“……好啊。”

收个被子而已,又不是什么困难的事,哪里用得到两个人,不过是寻个出去的由头罢了。两人打了声招呼就走了,一出门就勾上了手,然后一溜小跑去了老房子。

赵云刚跨过门槛,夏侯惇就拉了他一把,反手拴上了门,接着就将赵云摁在门板上一通亲。赵云也不反抗,甚至主动贴了上去,好让这个吻更深一点。

待到两个人气喘吁吁的分开,嘴间还拉着一条暧昧的银丝。赵云有些羞耻的用手背擦了擦嘴,嘟囔着说:“不是收被子吗……”

“收,收收收。”夏侯惇乖乖松开了赵云,转身向院子里晒着的被子走去。赵云在后面将信将疑的跟上去,他才不信夏侯惇会这么老实。

或者说,两个人表明心意后好不容易有机会独处……

 

院子里的晾衣绳是用铁丝牵的,时间长了上面都生了一层锈。

夏侯惇收了褥子先进了屋,赵云费了点劲把被子收下来,然后拍了拍被面上的锈渣,也进了屋。他到卧室的时候夏侯惇已经将褥子铺好,刚把被子放在床上,夏侯惇就从后面抱住了他。

“子龙,俺难受嘞。”夏侯惇凑到赵云的耳边说。

“你又哪里难受。”赵云作势挣扎了一下,夏侯惇便把他圈得更紧了些。

夏侯惇恶意的冲他耳朵里吹着气,说:“想你想的难受呗,心里难受,下面,也难受。”煮熟的鸭子成天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哪有不嘴馋的道理。

赵云到底是脸皮薄的,本来就已经被夏侯惇的荤话耻的红了耳朵,夏侯惇还在说完后半句后顶了下胯,搞得赵云僵了一下不说,脖子都跟着红了。

夏侯惇真的是喜欢极了他这样青涩的样子,便将赵云翻了过来想看他的反应。赵云用一只手遮着脸故作镇定,试探性的望了夏侯惇一眼,却不小心暴露了自己的慌乱,彻底点着了夏侯惇心里那点燃着火星的干柴。

评论(17)
热度(70)

花重鸣碎

©花重鸣碎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