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云】冷雨


  明明已经过了晚高峰,开往接站大厅的岔路还是堵的水泄不通,从吕布这里向前看去尽是一片红色的尾灯。三百米的路程,走走停停的开了快要半个小时,还没开出去一百米。火车站的站房就在跟前,偏偏就是到不了。吕布甚至想把车停在这儿走着过去,但实在是不现实。
  收音机里的交通广播罗里吧嗦的说着什么,吕布无心去听,只觉得配着拍在挡风玻璃上的雨滴让他更加烦躁,索性关了。
  他把车窗摇下来透气,想点根烟醒醒脑子,但是又想到赵云不喜欢烟味,摸出来的烟盒又被他塞了回去,单单吹着冷风。
  
  
  赵云是八点四十的火车,照现在的前进速度,九点半到都算快的了。
  中午的时候吕布给赵云发了消息,说今天去接他,没有收到回复。几个小时以后,放在桌子上的手机震了一下,拿起来一看,简简单单的一句“我知道了”。
  吕布心里多少有些不是滋味。他想问赵云要不要回来吃晚饭,还是在车上解决;想提醒他家这边要比出差那边冷,让他记得带件外套。但是手指在屏幕上顿了顿,还是把手机放下了。
  
  
  他赶到出站口的时候已经九点二十了。
  大概是有新到站的列车,客流量不小。吕布确定赵云不在这里后,在接站大厅找了一圈,仍是不见人影。
  挂在大厅上方的LED屏滚动着列车信息,吕布并没有看到赵云乘的那辆车的动态。无奈,他选择去服务台询问。在工作人员查询信息的时候,他甚至希望是火车晚点了,但工作人员还是告诉他火车早已到站离开。
  
  意料之中。
  
  工作人员看他一副焦急的样子,便问是否要帮他广播。吕布笑笑,说了句“不用了,谢谢”就离开了服务台。他知道自己应该给赵云打个电话,但是打了又怎样呢,赵云也是个成年人,横竖都是丢不了的。
  电话里的忙音响了一阵,没有人接。吕布很干脆的挂掉了。
  
  
  从停车场出来的时候,雨大了许多,雨点砸在车上噼里啪啦的响。
  吕布还是点了根烟,尼古丁的摄入让他冷静许多,不想再去计较这份没表达出来的好意。烟雾从车窗开着的缝隙逃了出去,雨滴却溜了进来,打湿了吕布一侧的头发。等红灯的时候,吕布把车窗都落下来,伸手擦了擦后视镜。他突然觉得赵云讨厌烟味不是没有道理,车厢太小了,再充斥着烟味,让人窒息。
  
  打开门的时候,玄关的灯光照了出来。
  赵云回来了。
  回来就好。
  吕布原本是这么想的,就算被放了鸽子,他也不愿跟赵云吵,毕竟赵云今天刚回来,应该已经很累了。这么想着,吕布走到了卧室,赵云正蹲在地上收拾他的行李箱。
  赵云似乎是听到了他的脚步声,转过身来,看到他时眼中还闪过了一丝惊讶。
  
  “你回来了。”
  “嗯。我去接你来着,没看着你,就回来了。”吕布说的很平静。“堵车了。”
  赵云犹豫了一下,说:“我等了一会儿,见你没来,我就打的回来了。手机静音,也没看见你打电话。我以为……”
  “你以为什么?”吕布原本是想说没关系的,但是这三个字让他无名火起。“以为我放你鸽子?以为我故意耍你?以为我觉得逗你好玩?”
  “我以为你加班。”赵云说。
  “你以为你以为,什么都是你以为,你有空以为你怎么不直接问我?”吕布觉出来自己的情绪不对了,但是他来不及控制。“我还以为呢,以为你会在那里乖乖等我,以为你会相信我。”
  “……抱歉。”赵云说。
  吕布气急反笑,摸了摸额头,说:“说这个有用吗?你还能以为什么?”
  “以为我玩够你了,以为咱俩日子活不下去了该散伙了?”
  这话不过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吕布说出来就后悔了。他看着赵云抿了抿嘴,最后还是选择了沉默,转回去继续收拾箱子。
  吕布最气的就是赵云不说话。被误解也好,受了委屈也好,他什么都不说。每次吵架都不算吵,因为只有吕布一个人在发火,赵云更多的时候都是沉默和说抱歉,就像拳头打到了一团棉花里让人不痛快。他骂了一声,转头出了卧室。
  赵云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觉得心里一抽一抽地疼。
  
  
  他不是不想说,是不知道要说什么才能安抚吕布。他也是真的不想跟吕布吵。
  两个人已经冷战了很久,这次出差倒是给了两人一个喘息的机会。吕布发来那条消息的时候赵云是惊喜的,但是他不清楚吕布是怎么想的,那一句话的情绪到底是怎样的。犹豫了半天,最后还是回的很简单。
  
  赵云也等了。一下车他就觉出了冷,但是他的衣服都在箱子里不方便拿。他紧了紧衣服,拖着箱子出了站,在出站口等了一会儿,也不见吕布的身影。
  等到九点吧。他想。
  赵云看着LED上的时钟一秒一秒地过去,跟他同车的乘客基本都离开了。手机也没有动静,他刷新着消息界面,突然多出个红点,点开一看却是服务号。
  九点很快就到了。
  再等五分钟吧。他想。
  不是没有过这种情况,吕布原来也因为突然加班、去给别人帮忙或者什么其他的事情放了他的鸽子,总是等很长时间以后才给赵云打电话说明,每次从他的声音里都能听得出歉意,赵云也就从未放在心上过。
  在第三个五分钟的时候,赵云给吕布找足了台阶,最后一遍环视周围,离开了。
  箱子不重,可是赵云的脚步却很沉。他觉得这样也好,毕竟他还是不太会应付和吕布之前那种陌生的距离。
  这次出差似乎比往常任何一次都要累,赵云坐上车,说了目的地,很快就睡了过去。
  
  
  蹲得太久,赵云腿都麻了。当他扶着膝盖慢慢的起来时,一个东西从他衬衣的兜里掉了出来。
  那个银色的圆环在箱子里滚了几圈,最后躺在了里面。
  赵云看着那枚戒指,心里没由来地泛起了苦涩,深吸了一口气,弯腰把它捡了起来。
  
  

评论(12)
热度(61)

花重鸣碎

©花重鸣碎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