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惇云】乡情怯(八)

其实我想打7.5。用进废退就是这么个理,太久没写过东西OTZ

写的良心上过不去,都不好意思打tag了。甜饼,过渡章。

————————————

这一整天空气都是闷热闷热的,让人喘不过气来,两人赖在家里,无聊到玩排火车也不想出去,好不容易熬到晚上,温度终于降了些。

左右都是没事,吃过晚饭后,夏侯惇便让赵云收拾了收拾东西,带着他去村大街西头的澡堂洗澡,路上溜达溜达也算是消食。

 

赵云已经很久没来过这种浴池了。

门票只要五块钱,便宜得很;进了门有两张并在一起的桌子,上面除了澡巾香皂,还铺满了各种一次性的小袋洗发水和沐浴露;一个老婆子坐在桌子后面管这些,洗澡的把票给她,换一个用来锁柜门的小铜锁,然后男的进左边,女的进右边。

农村里基本没有周末和工作日之分,只有农忙和农闲一说,现在正是农闲的时候。虽说夏天很多人都喜欢在家用凉水冲凉消暑,但浴池的人是一点也不少。换衣间里满是人,浴池提供的拖鞋左一只右一只,弄得人无处下脚。

夏侯惇找到一个空柜,招呼赵云过去,反正两个人加起来也没几件衣服,放在一起也没关系。他两三下脱干净了衣服,拎着浴篮在门口等赵云一起进去。赵云把脱下来的衣服叠了几下放进柜里,锁好柜门,趿拉着拖鞋跟上了夏侯惇。

“钥匙呢。”夏侯惇问他。

赵云晃了晃胳膊,说:“另一个我锁柜里了。”

“拿好就行,丢了得赔。”夏侯惇说。

 

浴室不算大,中间有一面墙做隔断,墙两面都有水管,一共便有四排了。水管不能调冷热,也没有扳手,只有一个踏板管出水,水温微微有些烫,不过淋一会儿也就习惯了。

让赵云有些惊讶的是,这个小浴池还有个蒸房,进来的时候赵云出于好奇多看了几眼,夏侯惇见了,笑着问他要不要叫人给他搓搓,赵云一口拒绝了。

 

赵云洗完了头正在抹脸,就听见夏侯惇说了声“俺出去等你啊”。他应了后才反应过来,这人洗澡也太快了吧?

不过也好。赵云冲着水想。有点尴尬……

 

换衣间人多,夏侯惇穿好衣服后就出来了。澡堂里闷得慌,他猛的吸了一口外面的新鲜空气,然后叼上根烟在门口等赵云。

其实换做平常夏侯惇洗澡也不慢,只是今天格外的快,他觉得要是再在澡堂里多待一分钟,自己就该硬了。不过这事儿不能跟赵云说就是。

 

大街上的路灯因为老旧已经不太亮了,浴池门口这盏白炽灯倒成了附近最光明的存在。小飞虫从四面八方飞来,围着那颗灯泡嗡嗡作响。

在夏侯惇拍死自己腿上的第四只蚊子时,赵云终于拎着东西出来了。

“哎呦咱这黄花大闺女,可算洗好了。”夏侯惇腿上被咬了好多包,总得口头谴责赵云一下才行。“就这么舍得让你哥搁这儿喂蚊子,起了一身的包。”

本来赵云觉得让夏侯惇等他这么久挺不好意思的,可听了夏侯惇这话,倒是不心疼了,说:“你自个儿涂点唾沫就行了。”

“嘿你个没良心的。”夏侯惇作势要抓他。“你过来给俺涂。”

赵云笑着把他的手打回去,赶紧躲开了。

 

回去的路上经过了一家小商店,赵云拉住了夏侯惇。

“哎哥,你要不要吃冰糕?”

夏侯惇刚想说“不吃”,扭头一看赵云脸上分明写着自己想吃,大概是不好意思一个人吃独食,所以问了夏侯惇一声。

“吃,干嘛不吃。”夏侯惇说。

 

进了胡同,不出十步,大街上路灯的光就被房子挡了个严实,黑漆漆的让人一时看不清路。

夏侯惇向下摸索着拉住了赵云的手,明显感觉到人僵了一下,随即回握了回来。

两个人走了一段时间,赵云已经能借着月光把路看清个七八,他一手被夏侯惇攥着,一手拿着雪糕,脚下踢着一个小石块,走得很慢。

夏侯惇那根雪糕被他几口吃完了,赵云还笑他说别闹了肚子,他倒是不以为意的把冰糕棍儿随手一扔。赵云不像他,一根雪糕吃了半天才吃掉一半。

夏侯惇看了他几眼,问:“你冰棍儿啥味的?”

“嗯?香草。”赵云说。接着又补了一句:“咱俩的一样。”

“俺咋觉得不一样呢。”

赵云有些奇怪地啃了一口雪糕,然后举到夏侯惇嘴边,说:“一样的,不信你尝。”

“俺尝尝。”

夏侯惇说着握住赵云的手腕拉到一旁,低头吻住了赵云。赵云眼睛瞪得老大,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夏侯惇都把他的嘴撬开了。两只手都被夏侯惇抓着,他想挣扎都不行,只得认命似的乖乖由着夏侯惇亲。

 

“好像是一样的。”夏侯惇亲够了,边说边砸吧砸吧嘴,像是在回味刚才尝到的味道。

赵云被他这一下搞得臊的不行,使了点劲把胳膊从夏侯惇那里挣出来,一言不发的往前走,雪糕也不想吃了,等到化到他手上些,他才几口解决了。

人逗是逗了,逗完还得哄不是。

夏侯惇赶了几步追上赵云,想去勾他的手。但正好胡同前面来了辆电动车,车灯打的很亮,在凹凸不平的路面上摇摇晃晃的驶来。路本来就不宽敞,夏侯惇怕赵云被碰到,便在赵云停下的时候将胳膊挡在了他的旁边。

等那车子又摇摇晃晃地骑走,夏侯惇又去拉赵云。第一次被躲开了,又抓了两次,赵云才乖乖让他拉着。他知道赵云不是生气,所以也不着急,就这么拖着手往家走。结果等一直走到了家门口,赵云都没跟他说一句话。

“俺直接回老屋了,你跟俺妈他们说一声。”夏侯惇说着捏了捏赵云的手心。

“嗯。”赵云应了。

两个人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夏侯惇没有松手的意思,赵云也不把手往外抽,就这么腻歪着。

“你走啊。”赵云赶他。“快松开我。”

“不给亲一个?”夏侯惇问。

赵云左右看了看,说:“不亲,万一突然有人呢。”

“没人。”夏侯惇把他往自己怀里拉了拉。“你不亲俺不走。”

赵云撇撇嘴,凑过去,飞快地在夏侯惇脸上蹭了一下,说:“你刚才都亲过了,流氓。”

“哪有你这样说哥的。”夏侯惇扳过赵云的下巴,又在他嘴唇上啃了一下,说:“改天再教训你。”

赵云赶紧逃似的躲到了门后。

“早点睡,少玩手机。”夏侯惇在他关门前说了一声。

“知道了。”赵云把大门关了半扇,想起什么似的又跟夏侯惇说:“别抽烟了,早些睡。”

夏侯惇的手都揣进兜里了,听赵云这么一说,又掏了出来,调侃道:“想你想的睡不着,可不只能抽烟了。”

“信你鬼扯。”赵云说完就把另半扇门也合上了。

夏侯惇听着闩门的声音和细碎的脚步声,不由得又想起了赵云刚才有趣的样子。要是可以的话,他还是蛮想让赵云跟他一起去老屋睡的。

这么琢磨着,夏侯惇轻轻吹起了口哨。

评论(7)
热度(48)

花重鸣碎

©花重鸣碎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