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快乐

#惇云,乱乱给这个梗要写的文起了个名字,叫《蹈海》,爱她

夏侯惇难得休息,警局今天不是他当班,他便早早地下班回了家,兴致勃勃地嚷着要过一次跨年,说是要体会一下年轻人的感觉。

“才三十出头,挺年轻的。”赵云翻着英语书说。
夏侯惇一听,美滋滋地笑了,但仍冲赵云说:“也不知道是哪个小崽子成天惇叔惇叔的叫我。”
赵云咕哝了一下,说:“叫习惯了而已。”

年终警局事太多,赵云高三了学习也紧张,两个人实在是太难得有对在一起的假期。既然好不容易碰在一起,两个人也就默契的放下了手头的一切工作,好好休息。

说是跨年,也不过就是夏侯惇久违的下了回厨房,做了几道赵云爱吃的菜,饭后两个人缩在沙发上换着台,随便找了个晚会看。
赵云捧着马克杯暖手,时不时的嘬一口,面无表情的看着电视。他对这种晚会并不太感兴趣,纯粹是看个氛围罢了。就这么看了一阵,他低头又想喝水,却发现杯子已经空了,便起身打算再去接点。
赵云扭头刚想问问夏侯惇要不要喝水,就发现这人已经呼吸均匀地睡着了。

赵云望着夏侯惇的脸出神,电视机明灭的光影映在他脸上。他似乎是太累了,眼睛下面都是青的,下巴上的胡茬剃的也不太干净,头发还有几根不听话的翘着。
片刻之后,赵云将杯子放在了茶几上,又轻手轻脚地走到卧室抱出了被子。
晚会中的人已经开始兴奋地准备倒数,五四三二传进了赵云的耳朵里。随即他关了电视机和客厅的顶灯,轻轻坐到了夏侯惇的旁边,将被子摊开盖到两人身上。他又微微偏了些头靠在了夏侯惇的身上。

赵云已经许久不像这般与夏侯惇亲近,因为他长大了。他靠着夏侯惇,笑了一下,既是笑夏侯惇这提前睡着的样子,又是笑自己那点见不得光的感情。
他带着十分的私心,偷偷叫了夏侯惇的那个名字。

“元让,新年快乐。”
赵云说完,便满足的闭上了眼,同夏侯惇一起共赴梦乡了。

评论(4)
热度(25)

花重鸣碎

©花重鸣碎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