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云 还是《吉祥扣》的设定

“赵云,我有个问题想问一问你。”吕布搂着赵云说。
“嗯…你问……”赵云答的迷迷糊糊,刚刚结束一场情事让他困倦的很。

“你在留洋的时候,可做过这种事?”
“嗯…做过……”赵云老老实实说了,大家都是成年的男人,有需要很正常。
不过就算正常赵云也只有过一次,还是被同学坑骗着喝了酒才和那个白人女子发生了关系。那会儿赵云还年轻的很,女子只是轻轻一撩拨,又加上酒精作用,他就被骗上了床。
第二天还认认真真给人家道了歉。

吕布半天没个反应,赵云便忍不住抬头去看他。只见这人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赵云突然羞赧了起来推开了他。
“这、这有什么可笑的。”赵云说。“你在军营里肯定也有过这种事。”
吕布摇了摇头,说:“我还真不曾有过。”
“我不信。”赵云觉得这人肯定是撒谎。
“我何时骗过你?”吕布说。“咱俩之间只有你骗我的份。”
赵云知道他又在拿自己当初没有告诉他自己要留洋说事,便翻了个身背着他,装出一副不听的样子。
吕布又把他揽进了怀里哄着,轻轻啄他的耳朵,说:“我那会儿辛苦的很,团里队里时常有人溜出去泄火,我从来没去过。”
“……那你怎么办?”赵云问。
吕布笑了一下,弄得赵云耳朵痒痒的。
“我就半夜偷偷起来,打着起夜的名号出去,然后想着你……”

“哎你这人!”
赵云猛地抖了一下,因为吕布说的时候还不老实,咸猪手在他屁股上捏了一把。
他只觉得吕布是耍流氓,三分生气七分羞耻地又想推开这人,结果这次却被抓住了手腕,死死压在了他身后。

“我想着你的时候你却跟别的女子行欢,叫我怎么不委屈。”吕布这么说着,脸上却无半分委屈的样子,摆明了是个欺负赵云的借口。“我定叫你以后只想着我一人。”
赵云打不过他,又被他分开腿压在了身下。

评论(3)
热度(30)

花重鸣碎

©花重鸣碎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