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惇云

“哎哎!赵老师,赵老师!”

赵云循声看去,只见夏侯惇扒在窗户边上叫他,脑袋上还顶着草帽,犁耙立在一边,看样子是刚从地里回来。
他把书合上,笑着走到窗边,问:“什么事?”

夏侯惇挠了挠脸,也笑,说:“知道你比俺们有文化,俺有个事儿想问你。”
“你问吧,不过我也不一定知道。”赵云说的是实话,因为乡亲们总是会问出一些他从来没考虑过的问题。
“不碍事儿不碍事儿。”夏侯惇边说边去掏兜,摸出来一张皱皱巴巴的纸片递给赵云。“你瞅瞅,这啥意思。”

赵云接过来一看,愣了一下。

有些发黄的纸片上还有几个黑黑的指印,字是用铅笔写的,歪歪扭扭。
赵云胳膊支在窗框上,身子从窗户探出去,把纸片给夏侯惇看,手指点在上面,说:“这三个字,用普通话讲,是'我——爱——你——'。”
“嘛意思?”夏侯惇猴急地问。
“我想想,”赵云说。“就是'俺待见你'的意思。”
“俺也待见你。”夏侯惇立马说。

“我是在说这三个字的意思。”赵云以为夏侯惇没理解,又跟他解释。
“俺知道,俺就是待见你。”夏侯惇咧着嘴笑。“你做俺媳妇儿吧。”

赵云这才反应过来夏侯惇什么意思。他脸皮薄,马上连耳朵根都红了,愤愤地合上了窗子,躲一边儿去了。
夏侯惇一个劲的拍着窗户叫他名字,赵云也不理他。
等到外面没动静了,赵云偷偷又展开了那张被自己攥成团的纸片,看着上面的丑字暗暗骂了声。

“呆子。”

评论
热度(40)

花重鸣碎

©花重鸣碎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