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云

还有几分钟就要跨年,电视里放着热热闹闹的春晚,窗外不断传来放炮的噼啪声和被吓着的汽车的警报声。

吕布看了眼表,起身拿着手机去了阳台,手指在屏幕上飞快滑动着,很快找到了通讯录的最后一个号码。他有些紧张,犹豫了一下,却又立马下定决心似的摁了拨号。

吕布觉得屋子里燥热的很,便推开了窗户透气,冷风夹着火药味钻了进来,吹的他出汗的手有些冷。他搓着指尖,听着一声又一声的拨号音,原本像敲鼓吵闹一样的心跳也慢慢平静下来。
没人接。

要不,从QQ上说?他想。

“喂?”
就在吕布的手指准备划向挂断的时候,“咯”的一声,电话通了。

“喂喂?吕布?”
“在!”
吕布听着那头的人好像是笑了,他心里暖了暖,都脑补出赵云那张像暖阳一样的脸了。

“我在外面放炮呢,刚摸出手机,不好意思啊。”赵云说话带着呲呲的杂音,问他:“怎么了?”
吕布咳了一声,说:“我有个事儿想跟你说。”
“你说。”

吕布觉得自己的心跳又超速了,耳朵边仿佛有人在敲锣打鼓,吵的他脑子乱糟糟的像成了一坨浆糊。他张了张嘴,声音有些哑,但是却莫名的有底气。
“赵云,我喜欢你。”他说。

几乎同时,一束烟花从他眼前窜了上去,留下一串白光后,在夜空炸成一片,接着便是震耳欲聋的噼噼啪啪的鞭炮声。
客厅似乎传来了主持人拜年的声音,楼下的人也有几个嚷嚷着“过年好”,他才知道是跨年了。

赵云那边也吵的不行,他一手捂着耳朵,攥着手机冲吕布喊:“你刚才说什么?!”
吕布跟他一样,也一只手捂着耳朵,生怕赵云听不见似的喊了回去:
“我说!新年快乐!”

评论(4)
热度(37)

花重鸣碎

©花重鸣碎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