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蓝】因为有一见才有机会钟情啊(上)

现pa,大学生AU

李白大长恭一届设定。

 ※OOC OOC OOC
——————————————————

 

屋外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天暗沉沉的,让人在这个百无聊赖的周六昏昏欲睡。

宿舍里没开灯,赵云在下面开着的电脑是唯一的光源。

 

高长恭揉了揉眼睛,胳膊肘撑着床起来一点,在床上摸索了一下不知道被压到哪里的手机,扥住了耳机线拉了回来,眼睛聚焦了半天才看清时间,十四点零七。

他有起床气,恨不得丢了手机倒头继续睡,但是不行。

最后高长恭“啧”了一声,换了条牛仔裤翻身下床。

 

“醒啦?”赵云没带耳机,听见动静随口问了一句。

“嗯。”高长恭简单的应了,端起桌子上的水杯咕咚了几口,摸着黑找出了洗面奶去水房洗脸,很轻的带上了门。

 

而等他回来的时候,就看见李白坐在他桌子前玩着手机。

李白反应的快,抬手跟他打招呼:“哟,长恭。”

头疼。

 

“刚睡醒?”李白坐着椅子往后给他挪了挪地儿,明知故问。

“嗯。”高长恭还是应了,伸手开了台灯,顺便把洗面奶丢进抽屉。“不开灯,想瞎?”

“就一小会儿而已。”李白乐得听他数落,乖乖收了手机。

高长恭倒是不再理他,拿着毛巾把脸上的水珠擦干,爽肤水、乳液一个接一个的抹。李白饶有兴致的打量着他的动作,伸手捻了捻他沾了水的发尾,问:“头发是不是长了?剪剪?”

“不用。”高长恭向前低了低头,把头发从李白手中抽了出来,然后用皮筋在发尾扎了一个很小的辫子。

“跟尾巴似的。”李白笑着拨弄了一下。“走吗?”

他跟高长恭约的两点半出去看电影。其实电影是快四点的,只不过今天日子有点特殊,学校又在郊区,怕交通不便耽误了。

 

高长恭点点头,从橱子里找了件修身的卫衣套上,把手机钥匙和钱包统统揣进兜里,抬了抬下巴,说:“走。”

李白把他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从兜里掏出一支润唇膏,抬起高长恭的下巴认认真真的给他抹好。

“多喝水啊你,都起皮了。”说着李白若无其事的将唇膏塞了回去。

高长恭下意识的就想舔嘴唇,舌尖晕开一阵茉莉味才后知后觉的抿了抿嘴。他并不讨厌这个味道。

 

“你跟学长要出去?”赵云正好忙完手头的活,扒着椅背看他俩。

“嗯,你有要带的东西吗?”高长恭反问。

赵云想了想,说:“我想吃正门口的拔丝蛋糕。”

“好。”高长恭说完就拉着李白准备走,赵云又说:“你要是回来就给我带。记得拿伞。”

高长恭一时不知道回什么,李白倒是笑嘻嘻的说:“他要是不回来,我就明天给你买。”

 

高长恭没拿雨伞,跟李白打一个。雨点吧嗒吧嗒的打在透明的伞面上,不管是天气还是伞都是高长恭喜欢的。

至于人,勉强算他是吧。

“你刚才……”李白故意拉长了声音。“耳朵红了。”

“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高长恭抬腿虚虚的绊了他一脚。

 

李白大高长恭一届,直系学长。

说起两个人第一次见面,要不是李白提过,高长恭根本记不得。

那会儿是高长恭他们大一军训,专业里的学长学姐们有来送东西慰问的传统。李白作为专业一枝花自然是被拉着来了。

李白脸上挂着笑给一群学弟学妹们分西瓜,心里直惦记着一会儿能不能捞一块吃。递到高长恭面前的时候他愣了一下,觉得这个学弟真是神奇,明明热成这样了还带着一副一次性口罩。

 

不用了,谢谢。

高长恭十分客气的挡住了李白递来的西瓜。

 

他客气李白倒是不客气,像是怕他反悔似的,把那块西瓜塞进了自己嘴里,旁边的韩信直骂他没出息。

怎么就没出息了,不能浪费学弟的好意不是?

他说的理直气壮,一边嚼着西瓜籽一边又看了高长恭好几眼。也没想着去问他名字,毕竟学弟学妹这么多,李白哪里记得过来。

 

第二次见面,也只能算机缘巧合。

本来是韩信要去图书馆自习,拉着李白一块去刷了座,李白想着图书馆的网比宿舍的好,在哪打游戏都一样,也就没说啥。

哪知道临去自习前韩信被导师一个电话call走了,跟他说自己找了人替自己。李白一时间找不到替的人,为了诚信积分只能自己去了。

在李白打完第二场排位的时候,高长恭放下书包坐在了他对面。

韩信找的人?李白眼熟他,摸着下巴从脑子里搜索了一下,但是一时间又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可能是见李白一直盯着自己看,高长恭开口道:我是替赵云来的。

李白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这才想起为什么眼熟他。赵云是韩信的校友,又是直系学弟,平常跟他往来比较多,李白自然知道,既然认识赵云那就是大一的了嘛,毕竟大热天还戴口罩的人比较让人印象深刻。

高长恭做了必要的解释后就不再理他,自顾自的掏出笔记本和资料,戴上了耳机开始学习。

本来一切都好,如果李白没有在等待复活的时候抬头正好看见高长恭摘了口罩喝水的话。

差一点超神,李白有些不爽的甩了甩手机,抬头打算活动一下脖子,不动不要紧,一动倒是出事儿了。

面如冠玉,唇红齿白。

李白脑子里只剩下这两个词。

虽然高长恭平常带着口罩,但是李白从这两次见面中也能知道这人长得不错。。一双好看的桃花眼,算不上满眼风流,但是随意的一瞥也能让有心人心神荡漾了。

这次看全了更是让李白没想到,高长恭生的白,俊俏的五官更是明显,一副薄唇微微发红,沾了水更是好看。漂亮,但是没有一丝女气。

高长恭抿了抿嘴,又戴上了口罩。

李白这才后知后觉的低头看手机,自己的角色又在等复活,从6/1变成了6/3了。好吧,被判定成挂机了。

五分钟后,李白看着屏幕上的失败若有所思。

游戏突然就腻了,李白挠了挠头,最后把手机往桌子上一拍,向后一退起身准备去找点书看。可能动静有点大了,高长恭抬眼看了李白一下,李白连忙做出一个抱歉的手势。
其实李白他们学校图书馆质量很不错,图书储备够大够全,可是李白在整层兜兜转转了一圈硬是没找出一本合适的书。
当李白神游似的拿着一本《古典诗词集录 典藏版》回自习室时,他简直都想抽自己一巴掌,但是转念一想,自己长这么帅,可不能打脸,好歹这书装逼够用了。
等李白回到自己座位,他真的给了自己一下,虽然是轻轻的。李白抬起胳膊看了眼表,已经将近十二点了,高长恭也没了人影,估计是吃饭去了。他泄了气似的回到座位上,发现自己的手机被一本《现代汉语》盖着,上面留了张纸条。
——手机收好。
李白又美滋滋的拿着纸条看了半天,心说这字真是清秀,折了两下塞进了裤兜。
反正下午还能见呢,到时候再搭话也不迟。
可惜下午来的,是赵云。
“啊…我上午协会有活动来着,让同学帮我来了。”赵云解释道。“怎么了吗?”
李白一脸颓唐地摆了摆手,说:“没事,打游戏打累了而已。”
思来想去还是不甘心,李白悄咪咪的凑到赵云跟前。
“你能给我你同学的QQ号吗,就上午那个。”李白说。

 

“看什么呢?”高长恭一扭头看见李白盯着自己,心里毛毛的。

李白给他把口罩网上拉了拉,说:“看你好看,可不能给别人看见。”

“你可拉倒吧……”高长恭捏了捏鼻梁上的金属条,扭回头去继续看着车窗外发呆。

公交上人挤人,李白跟高长恭站在车厢中间的空地位置,高长恭伸手把车窗推开了很小的一道缝,窗外细小的雨丝飘进来,多少缓解了一下车厢里的闷热。

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高长恭不由也觉得神奇,明明原来寸步不愿离开学校,现在被李白折腾的,去市中心倒是常事了。他下意识的又去看李白,后者拿着手机不知道在看些什么,“嘿嘿”两声抬起了头。

“……”

“你偷看我。”李白像是抓住了高长恭的小尾巴,观察着他通过眼睛表露出的小情绪。

“你想多了。”高长恭不怎么会说谎,眼神有些躲闪。“听见你傻笑,看看你是不是犯病了。”

李白笑了笑,不说话。

 

李白一直自诩为“男女通吃的中文系第一大男神”,并不恐同,也不介意同性恋,但是天地为鉴,他一开始勾搭高长恭就是因为高长恭长得太好看,想跟他做个朋友而已。

“哟,学弟好啊。”

高长恭看着坐在自己上课教室的李白,眼皮不禁跳了跳。

“我给你占了地儿。”李白说着拍了拍旁边的空位。

如果没有前后左右的女同学的话,高长恭也不是不能考虑,但是还是叹了口气:“谢谢,我不太习惯做前排。”说完就往后走了,留着眼巴巴的李白在第二排。

李白的笑容僵了一秒,权当高长恭是害羞,把位置腾给了刚进来的同学,跑到后面去找他了。

“学弟你叫什么啊?哪里的人啊?你怎么这么不爱说话啊?不要不好意思嘛,学长我很随和的……”

任凭李白怎么骚扰,高长恭就是不太想搭理他,翻开课本做简单的课前预习。

“我叫李白,叫我太白也可以。”李白也不傻,看得出人家不想理他。交朋友可跟撩妹不一样,不是花言巧语能做到的,但是李白还是随口说了一句:“学弟你长得真好看。”

“李白学长您到底是来干嘛的。”高长恭被他烦的不行,连敬语都用上了。

李白嘿嘿一笑,大有得逞之意,说:“我上学期挂科了,这学期要重修。正好跟你们一起上课。”

高长恭懒得去计较他说的话真假,心中翻了个白眼。

“学弟你还没告诉我你叫啥呢。”李白又说。

“……高长恭。”

 

一路上交通还算畅通,到电影院的时候才三点出头。李白取了票回来,问高长恭要不要去买些喝的,高长恭摇了摇头。

“爆米花呢?”李白问。“拿票能领。”

“我怎么不知道?”高长恭有点奇怪,他原来看电影从来没领过。

“我买的情侣票啊。”李白笑嘻嘻的说。

“你他妈……”

“票不能退,说也没用。”李白打断了他。“其他的呢?”

高长恭已经懒得计较他的幼稚行为,认真想了想,说:“我想吃嫩牛五方。”

“你中午没吃饭?”

“吃了,我就是想吃,怎么?”高长恭的眼神倒是意外的坚定。

“你开心就好。”对于恋人偶尔的小任性李白还是很纵容的。

十分钟后,李白看着吃着东西,眼睛似乎都微微弯了的高长恭,偷偷举起了手机。

“你嘴边沾酱了。”李白指了指嘴边提醒到,要是高长恭把酱汁蹭到口罩上他自己肯定会抓狂的。

高长恭闻言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问:“还有吗?”

李白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偏过头飞快的在高长恭另一边的嘴角舔了一下,说:“这次真没有了。”

高长恭的脸一下就红透了,把吃剩下的塞进李白手里,飞快的拉上了口罩。

“不吃了?”李白好心的问他。

“吃你个大西瓜。”

李白倒是不介意,反正便宜也占到了,一边嚼东西一边想,嫩牛五方还真挺好吃。

 

有了第一第二,就会有再三再四。虽然李白并不是每天都来高长恭上课的教室骚扰他,但是高长恭也习惯了一进教室就看见李白坐在中间跟他挥手的情况。

“一会儿一块去吃饭好不好啊,长恭。”李白凑到高长恭耳朵边问,一方面是他真的想跟高长恭一起吃饭,另一方面是高长恭真的不怎么摘口罩,他想趁高长恭吃饭多看几眼。

高长恭想了想,反正晚上的课不换教室,他也不打算回宿舍,一起就一起吧,于是点了点头,同意了。

食堂新开了一家卖包子的窗口,每天人都很多,而且还老脱销。虽然吃过的人都说好吃,但是高长恭实在懒得去排。

因为高长恭不怎么饿,所以买了杯粥就坐在那咬吸管,左瞟瞟右看看。

李白吸溜吸溜的吃着麻辣面,时不时的看一眼高长恭,见他发呆便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是那个排着拐了弯的长队的包子铺。

“他家人一直都很多。”李白说。

“嗯。”

“长恭吃过他家的包子吗?”李白接着问。

“还没,懒得排。”高长恭听到李白直接叫自己名字还是皱了皱眉,但还是回了他的话。

“我吃过,可好吃了。”李白又说。

“哦。”

李白心想怎么跟他聊天这么难,要是他是个妹子就好了。李白略略思考了一下,说:“长恭你吃完就先走吧,你不是还有课吗。”

高长恭也不跟他客气,“那我先走了。”说着就起了身。

等打过预备铃的时候,李白跑进了他们教室,把两个包子放在他跟前,高长恭看得出他在喘,但是李白故作轻松,尽量不让自己显得气喘吁吁:“我觉得他家茶树菇和梅菜的最好吃了,你尝尝,我先撤了。”

说完李白就冲出了教室。

因为马上要上课了,高长恭也不太好意思吃,等课间再拿出来的时候已经凉了。真的挺好吃的,至于是不是包子本来的原因就不知道了。

高长恭也是后来才知道李白那天晚上有课,还是在另一个教学楼。

 

评论(19)
热度(93)

花重鸣碎

©花重鸣碎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