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蓝】因为有一见才有机会钟情啊(下)

现pa,大学生AU

OOC OOC OOC
————————————————

本来两个大老爷们来看电影就已经很奇怪了,李白还好死不死的非要看文艺片,更别提他买的情侣座。检票的小姐姐多看了他俩几眼,落座的时候路过他们的情侣当然也注意到了,还有前面的几个小姑娘也像发现了什么似的时不时回头往他们这边看。

高长恭觉得自己的脸一定已经黑死了,撑着下巴把脸别到一边去。李白倒是跟个没事人似的,淡定的玩着手机,注意到前排的目光,还笑着冲人家抛了个媚眼。

好想打人啊。高长恭想。

终于等到电影前的预告片,灯光渐渐暗了下来。

李白又往高长恭这边挪了挪,凑到他耳朵边说:“反正没人看你了,把口罩摘了吧,透透气。”

他们是VIP厅,一共就八排,情侣座是第八排。每个双人小沙发中间也有隔断,放映厅很暗,放电影时也没人会回头。

高长恭想了想,确实是如此,就把口罩摘了,折好放进了兜里。

李白心满意足的把爆米花塞进他的怀里,说:“你要是无聊你就吃东西。”

高长恭点点头,捡起几个丢进嘴里,嚼的咔吧咔吧响,李白没由来的打了个寒颤。

 

感觉就像莫名其妙跟李白混熟了一样,虽然看起来像是李白单方面的熟络。

李白似乎就是喜欢黏着高长恭。除去时不时的给他占座,跟他一起吃饭,没事就从QQ上骚扰他,有什么好玩的事儿好玩的图都要at他一下以外,李白还经常拉着他打游戏,而且仗着两人住得近,没事就跑到他们宿舍玩。

——我打野。

——我打。

李白愤愤的抬起头,伸出了拳头,被高长恭一个巴掌摁住。

“我赢了。”高长恭头都不抬。

“我没想出拳头啊!”李白不依。“三局两胜。”

“剑仙被ban了。”

“……”

 

学期过了大半,不少专业课陆续结课,随之而来的当然就是论文和考试。

高长恭不太能理解,在这种本来应该忙的焦头烂额的时间段,为什么女生们还有精力去为“5·20”这种虚构出来的节日兴奋。

“活该你单身。”花木兰听他发了句牢骚后说。

高长恭撇了撇嘴,虽然戴着口罩看不出来吧,他也不太想理解,只能说:“不在乎。”

大概李白在这种时候也是知道紧张的吧。高长恭想。已经好几天没看见他人影了。

“嘿!长恭!”

说曹操曹操就到。

李白看上去倒是挺精神,手里拿着花花绿绿的纸袋子。

“有没有想我啊?”

“……没有。”

“坦诚一点嘛,我又不会笑你。”

“你这几天干什么去了……”高长恭最后也就只能憋出来这种话了。

李白嘴上的笑一下就放大了,“忙着收礼物呀。”说着还晃了晃手里的东西。“学长我可是很受欢迎的。”

高长恭一副“以为你在学习的我大概是傻了”的表情,李白见了赶紧说:“逗你的,我们导师最近要收专业作业,我急着赶作业。”

“你做什么跟我又没关系,用不着解释。”高长恭说着垂下了眼,自然是没看见李白僵住的笑。

空气沉默了几秒,正在高长恭觉得奇怪的时候,李白突然把手里的东西递给了他:“帮我拿一下。”

高长恭老老实实的接住,看着李白拉过背后的书包就是一阵翻找。

“找到了。”李白最后翻出了一个扎着缎带的小盒子,绕到高长恭身后塞进了他的书包里。

“什么东西?”高长恭想看,但是无奈腾不出手。

“好东西。”李白拉好书包的拉链后还满意的拍了拍。“一个妹子托我给你的,说是你太高冷了,不好意思跟你搭话。“

高长恭一听就很头疼,“我不要……”

“好歹人家一片心意,收好收好。”李白劝他。“东西你就帮我拿着吧,锻炼身体。”

“我可去你的。”高长恭说着丢了回去。

 

高长恭还是留下了那个小盒子。

拆开里面是看上去很高级的手工巧克力,和一张小卡片。

高长恭看完后把卡片扣在了桌子上,脑子里有些乱,发了好一阵呆后从盒子里捡出了一块心形的巧克力含进了嘴里。

巧克力做的很好,在接触到他舌头的那一刻就开始融化,起初有一丝丝黑巧克力特有的苦涩,但是很快从舌尖开始晕开的就是止不住的香甜。

高长恭其实挺喜欢吃甜食的,但是他还是觉得太甜了,腻到家了。

 

李白打来电话的时候高长恭正在刷微博,顺手就接了,接完就后悔了,想着能不能挂。

而李白也是明显是没想到他会秒接,竟然一时间有些混乱,支支吾吾半天,问他:“那个盒子,你拆了吗?”

“嗯。”

“里面的……东西呢?”李白小心翼翼的打探着。

听着李白的语气,高长恭不由得觉得好笑,就想逗逗他。

“我还没看,怎么了?”

李白在那边似乎是松了一口气,但随即又紧张起来:“你、你看看呗?”

高长恭嗤笑了一声,说:“巧克力很好吃。”

“……还有吗?”李白问。

“没了。”

“真没了?”

高长恭沉默了一阵,说:“你的字很好看。”

这次轮到李白沉默了,高长恭听见李白在电话里做深呼吸的声音,然后李白开口:“答应吗?”

高长恭不答。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李白故作镇定,其实心脏都要跳出来了,他查计算机成绩的时候都没这么紧张过。

“想得美吧你。”高长恭笑了出来,心里扑通扑通的,低头抠着指甲不知道回什么好。

“怎么就想得美了,你李白学长我人帅多金成绩好,温柔体贴又会撩,哪里配不上你。”李白继续自吹。“考虑考虑嘛,长——恭——”

“成绩好还重修?”高长恭语气不屑。“再这么叫我打断你腿。”

“我错了,重修是骗你的。”李白乖乖交代。“我对你一见钟情不行吗?”

高长恭没说话,但是李白知道他同意了,对于一个拒绝的人高长恭是不会搭理的。

“我想去找你。”李白说。

“别过来。”高长恭是真的挺不想现在见他的。

“晚了,开门。”李白说着,敲门声就响起来了。住得近就是好,李白想。

高长恭极不情愿的爬下了床,一步一步挪到了门口,犹豫了半天打开了门锁。还不等他推门,李白自己就拉开门冲进来给了他一个熊抱。

还好室友都去上选修课了。高长恭想。

“松开。”高长恭想伸手拍拍他,但是他抱得太紧了,根本抽不出来。

“不松。”李白把头埋在高长恭脖颈处。“我都要紧张死了,我好开心,超开心,开心死了。”

高长恭透着薄薄的衣料能感受到李白的心跳,重重的一下一下,估计他是跑着过来的,嘲讽的话也说不出口了。

待李白抱够了,高长恭从他的怀里脱离出来,走回自己的桌子前,端起水杯润了润嗓子。李白在屁股后面跟着他,眼睛随着他的动作转。

“你在宿舍还带什么口罩?”李白说着就伸手去摘高长恭挂在耳朵上的口罩。

高长恭也没躲,“回来忘了摘而已。”

李白知道他的习惯,摘下来后给他折好放在一旁,说:“你长这么好看,别老戴口罩了。”

“就是因为长得帅才戴口罩。”高长恭倒是不跟他谦虚。

李白一时语塞,盯着高长恭的脸端详的半天,注意力全集中在了高长恭嘴唇上。高长恭喝水有个毛病,喝完肯定会咬下嘴唇,嘴唇不禁有点发红,上面还因为被水润过亮晶晶的。

高长恭倚着桌子,自下而上的看着他。他说什么来着,那双桃花眼,太会撩人了,尽管本人并无自觉。

李白喉结动了动。

高长恭看着眼前放大的面孔瞪大了眼睛。李白吻了他。虽然只是嘴唇相贴那样,几秒过后李白离开了他的唇,观察他的反应。

“行吗?”李白问。

“行不行你都亲了。”高长恭的脸微微有些发热,低下头不去看他。“连声招呼都不打。”

李白好笑的看着他,愈发觉得他可爱,伸手摩挲着他的唇角,说:“这次我打个招呼,行吗?”

“……随便你。”

话音刚落,李白就又吻了上来,货真价实的吻,不留余地的那种。两个人都算不上第一次,但是跟李白比起来高长恭还是要略显生疏,被迫着跟李白交换唾液,让他的舌头在自己的嘴里肆虐。手被李白摁住了,也难以挣脱。

待两个人气喘吁吁的分开,李白忍不住去打趣他:“第一次吗?”

“不是。”高长恭轻易地打破了他的幻想。“学长倒是熟练。”

“那你充其量也就是第二次,我不计较。”李白说着又在高长恭脸上亲了一口。“我积累那么多经验就是为了你啊。”

“屁。”

“真的,你以后就是我的实践对象了,最后一个。”李白说的一本正经。“我想了下……”

“什么?”

“你还是带着口罩吧,你的脸只能给我看,放出去太祸害人了。”

“你先管好你自己吧。”高长恭不屑道。

“以后不会了,天地为鉴。”李白赶紧说。“我喜欢你,从今往后只喜欢你,行吗?”

高长恭被他这么正经搞得不好意思了,伸出手来在他的脸上捏了一把,听到李白“嗷”的一声后说:“勉强答应你了。”

“你还傲娇啊。”李白揉着脸说。

 

高长恭的睫毛颤了颤,然后睁开了眼。

要命,睡着了。

高长恭眨了眨眼,他甚至想不起来睡着前电影演到哪里了。估计是看到他睡着了,李白把爆米花的痛拿回了自己那边,一边看电影一边往自己嘴里塞。

李白扭头往自己这边看了一眼,愣了一秒,然后笑着问他:“醒啦?你睡着的样子挺好看。”

高长恭不想搭理他,也是奇怪他怎么看得下去这种片子。

高长恭睡着时做了些乱七八糟的梦,大多都是关于李白的,总觉得两个人在一起就像是昨天一样。

荧屏上的光影明灭着,电影里的男主角跋山涉水、穿街走巷找到了女主角,两个人在黄昏中的湖边相遇,他们似乎挣扎着、解释着什么,女主角像是如释重负的哭了,男主角走上了前,轻轻帮她抹去了眼泪,然后将女主角搂入怀中。

当两个人拥吻的时候,李白握住了高长恭的手,高长恭挣扎了一下未果,最后由着他去了,十指相扣。

电影结束后李白第一个起身伸了个懒腰,而高长恭继续抱着爆米花吧唧,李白给他抢了过来,他还颇为怨念的看了李白一眼。

“我订饭店了,你少吃点。”李白解释到。

高长恭跟着李白在商场里穿梭,在一堆情侣中间他俩跟没事出来找虐的单身好基友似的。李白看他心不在焉的,干脆拉起他的手往前走,根本不在意旁边人时不时投来的目光。

李白不在乎,高长恭自然也就不在乎了。

李白订的是一家川味的餐厅,跟着服务生到了自己定的卡座后,李白还没看菜单就说:“先来一个面包诱惑,大份的。”

然后高长恭就一边撕着面包一边等李白点菜。李白没点一个菜都要问他一次,高长恭摆摆手说让他看着点。

“喝酒吗?”李白问。

“不太想。”高长恭答。

“来瓶啤的,纯生。”李白合上菜单递给了服务生。

“我不太喜欢那个味。”

“换成雪花吧,谢谢。”李白又扭头对服务生说。

 

在高长恭专心致志跟羊排作斗争的时候,李白推过来一个小盒子,说:“两周年快乐。”

高长恭打开一看,里面是一对情侣戒。内圈里还刻着他俩的名字。

“矫情。”高长恭说。

“你不是喜欢吗。”李白也不跟他计较,说着把手伸了过来。“帮我带上呗。别带错了。”

“不用你说。”高长恭挑出刻着李白名字的那个给他戴上。

李白手一翻就抓住了高长恭,拿起盒子里的另一个,认认真真的给他套在了无名指上。

“这样才对。”李白捏了捏高长恭的手才心满意足的松开。

高长恭看着手上的东西笑了,那样子晃得李白眼晕。趁高长恭走神,李白夹走了高长恭盘子里最后一块千叶豆腐。

“你干嘛!”高长恭看见了炸毛。李白做啥都能忍,抢他吃的可不能忍。

“吃你豆腐。”李白说的一副理所应当。

“……幼稚。”高长恭又红了耳根,找不出话来堵他。

 

两个人吃完饭没事干,反正时间还早,就溜达着压马路,正好还能省点打车钱。

李白踢着一个不知从哪找见的石子,问高长恭:“你今天还回去吗?”

“回去啊,搞不好查寝。”高长恭走在他前面说。“而且赵云让我给他带东西不是。”

“我不是说了我明天给他带吗?”李白一脚把石子踢进树坑。

“你可拉倒吧。”高长恭知道,李白说归说,但是从来没搞过夜不归宿这种事。

“说真的呢,”李白顿了顿。“咱俩,搬出来住吧。”

高长恭停下来转身看他,没从他脸上找到开玩笑的神色。

“你认真的?”

李白点点头:“反正我今年就保研了,不想在宿舍住了,你们大四也没啥事了,搬出来吧,咱从家属院找套房。”

高长恭这才意识到,李白都要毕业了,时间过得太快。

李白以为他在犹豫,几步迈到他跟前,看着他的眼睛问他:“好不好?”

李白原本以为自己早该知足了,但是时间越长越觉得不够。他想每天都见到高长恭,不只是一起吃饭,一起上课,一起回宿舍,他还想跟高长恭进同一个门,睡同一张床,每天都能看到他的睡颜,听到他的梦呓,想要时时刻刻抱住他,占有他,让他多给自己一个期待。

高长恭看着他认真的眼神,心里漏了一拍,思来想去,最后咬了咬嘴唇,说:“随你吧。”

话音未落李白就捧住他的脸吻住了他,力气不大,高长恭也并不打算做挣扎,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

待李白终于舍得放开他,高长恭只是说:“在外面呢,你注意点。”

“所以搬出去住吧,回家了什么都不用注意了。”李白笑嘻嘻的说。

 

赵云看着面前的两盒拔丝蛋糕心情复杂。

“啥意思?我吃不完啊。”

“那一盒李白送你的。”高长恭从盒子里捡了一个蛋糕出来叼着。

“心情好,意思意思。”李白一副想要给全世界发喜糖的样子。

赵云嚼着蛋糕打量他俩,知道他俩肯定又有啥好事了。

李白把高长恭拉到门口,说:“我要走了,亲我一下。”

“凭什么,我不。”高长恭皱了眉,在熟人面前他还是挺收敛的。

“丈夫出门之前,妻子不都要给个告别吻吗?”

高长恭拉过李白的领子,在他脸上蹭了一下,说:“快滚。”

李白得逞似的在高长恭脸上吧唧了一口,屁颠屁颠的走了。

高长恭回来的时候赵云很配合的转移了目光,高长恭装模作样的咳了两声。赵云不经意的看了他一眼,又被他手上的戒指晃了眼。

眼疼。赵云想着关上了电脑。

评论(12)
热度(98)

花重鸣碎

©花重鸣碎
Powered by LOFTER